修改密码
申请投审稿用户
申请投审稿用户需要填写邮箱和上传个人简历

4D平板锥束CTA重建分析AVM畸形血管团的构筑

2022-05-16 林发 陈晓霖 刘创宏

0





































































































































德国法兰克福大学F. Keil等进行相关研究,在前期研究时间分辨3DRA的多平面重建可能对动静脉分流分析具有优越潜力的基础上,后续的研究对纳入的AVM患者应用4D软件评估治疗计划的实用性。结果发表在2022年1月的《American Journal of Neuroradiology》杂志。


——摘自文章章节

Ref: Keil F, et al. AJNR Am J Neuroradiol. 2022 Jan;43(1):102-109. doi: 10.3174/ajnr. A7382.


研究背景




由于未破裂脑动静脉畸形随机试验(A Randomised Trial of Unruptured Brain Arteriovenous Malformations,ARUBA)发现AVMs治疗的并发症高发生,有人认为这是治疗前对脑动静脉畸形(AVM)解剖结构的评估不到位、缺乏安全有效的工具指导治疗。时间分辨3DRA(4D-DSA)和平板锥束CTA是AVM可视化血管团内微血管构筑的新方法,但是其有效性仍有待评估。德国法兰克福大学F. Keil等进行相关研究,在前期研究时间分辨3DRA的多平面重建(MPR)可能对动静脉分流分析具有优越潜力的基础上,后续的研究对纳入的AVM患者应用4D软件评估治疗计划的实用性。结果发表在2022年1月的《American Journal of Neuroradiology》杂志。

研究方法



该回顾性研究纳入2016年至2019年间33例放射学资料齐全、影像无伪影的脑AVM患者。33例AVM患者中,从既有的3D旋转血管造影(3DRA)数据中重新计算4D容积和平板锥束CTA图像。采用多平面重建方法确定的动静脉畸形内的血管分支模式进行AVM分类,将结果与2D-DSA进行比较。与2D-DSA相比,33例患者中有30例4D平板锥束CTA(4DfPCTA)成像更清晰地呈现血管团的结构特征。该重建方式以最大的优势了解AVM内部的微血管构筑状况,主要体现在以下3个方面(图1):①在直接动静脉瘘式的沟通中,单根动脉分支供血(n=22例)至引流静脉可与丛状动脉网络供血至引流静脉(n=11例)相鉴别。②AVM中,单根引流静脉(n=20例)可与多根引流静脉(n=20例)相鉴别。③引流静脉侧壁处动静脉分流(n=22例)可以与多根静脉引流和相应的血管团内动脉静脉分流(n=11例)相鉴别。


图1. 4D平板锥束CTA重建评估AVM血管构筑,与2D-DSA比较。A. MRI成像和4DfPCTA之间的融合图像显示,右侧顶叶浅表AVM。B. 以“工作投影”的虚拟DSA模式呈现4D体积数据集显示,3条主要供血动脉分别位于病灶的上方(红色箭头)、中间(红色虚线)和下方(橙色虚线)。C. 4D-fPCBCTA重建显示,上方供血动脉终止于丛状动脉网络,然后进入畸形团最后至引流静脉(蓝色箭头)。D. 畸形团内部供血动脉走行(红色虚线)以及动脉分支(红色星号)、动脉网络和引流静脉侧壁处多个小分流(蓝色箭头)。E. 另一支供血动脉通过畸形团(橙色虚线),发出多个侧支连接病灶内动脉网络(红色小箭头)。F. 4D-fPCBCTA分析与2D-DSA相对应,主要供血动脉终止于病灶(红色虚线)。G. 超选择性血管造影确认动脉网络的分支点(红色星号)。H. 使用Onyx栓塞AVM后,残余的部分畸形团由上方供血动脉供血。


研究结论



综上所述,该研究结果表明,目前脑AVM仍需要采用2D-DSA和MRI成像作为辅助诊断工具。但4D-DSA重建方式呈现AVM血管团内血管结构的解剖细节优于前者。新型成像方法可作为AVM治疗前评估手术难易程度和预测手术并发症的重要工具。


1.png


声明:脑医汇旗下神外资讯、神介资讯、脑医咨询、AiBrain所发表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脑医汇及主办方、原作者等相关权利人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裁切、录制等。经许可授权使用,亦须注明来源。欢迎转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