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申请投审稿用户
申请投审稿用户需要填写邮箱和上传个人简历

​“植物人”清醒后不能再变成“残疾人”,怎样有尊严的活着?

2021-06-04 董月青

0

对一些昏迷促醒后患者的随访,触痛很深,很多患者已经意识清醒,表现为能够言语,或肢体的简单活动,但是由于前期的康复不到位和后期的康复跟不上导致关节严重的变形和功能残疾,仍然处于卧床状态。

对一些昏迷促醒后患者的随访,触痛很深,很多患者已经意识清醒,表现为能够言语,或肢体的简单活动,但是由于前期的康复不到位和后期的康复跟不上导致关节严重的变形和功能残疾,仍然处于卧床状态。严重影响了患者的生活,增加了家属的护理负担。清醒了,却活得没有尊严,下不了床,成了家庭的长期负担。



怎样使患者清醒后肢体的功能受到更小的影响?

首先提到早期康复的重要性,因为我们促醒中心治疗的都是长期昏迷不醒(几个约,甚至1年)的患者,所以很多患者到我们中心后,关节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变形,如足下垂,内翻畸形,肘关节的屈曲畸形和手腕的钩形。在这里我们呼吁的在严重脑损伤的急性期和亚急性期,一定要注意肢体的康复,我们的理念是康复从监护室做起,而我国的现状就是在神经重症监护室,医生更注重是能够活下来和大脑的治疗,而忽视了肢体的康复,导致患者肢体出现严重的畸形。


第二、谈一谈促醒后病人仍然不能活动的真相。脑损伤的程度和部位决定了肌张力的高低,疾病的早期肌张力高的更为明显,再加上没有早期康复,导致关节变形。但是随着患者逐渐的清醒,肌张力已经逐渐下降,但是畸形的关节和挛缩的肌腱已经使得患者丧失了肢体活动的功能,只能清醒着躺在床上,甚至不能翻身。本来可以部分活动的肢体却变成家属眼中“一直瘫痪在床”,有时还埋怨我们促醒的效果不理想,从植物人变成了清醒的“残疾人”。而真相确是患者清醒后,保留的一部分肢体活动功能却因延迟康复而淹没在表象下,康复的不到位使得我们促醒治疗的效果大打折扣。


这里我举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男性,14岁,一个小孩儿男孩。表现为弥漫性轴索损伤,患者昏迷7个月,在整个过程中,没有接受专业的康复治疗只是父母进行了简单的取胜之体,或者是使劲掰这个患者的关节,这种情况导致患者出现严重的畸形,现在目前患者是一个最小意识状态,基本将来经过我们治疗能够清醒。但是这种关节变形程度怎么能够清醒后更好的康复呢?



如我们图上所示的话,这样的话孩子是很难恢复到正常的生活的,因为孩子才仅仅十几岁,这样会给孩子带来非常大的困难,同时也会增加患者家属的负担。


我们联合北京的矫形专家对在京治疗的所有长期昏迷患者进行了肌张力和关节畸形程度的评估。在进行积极促醒治疗的同时,一定要关注患者肌张力增高,导致关节变形的情况,及时进行矫正。



第一、对于较轻的变形我们应用支具进行矫形,使之逐渐恢复正常的踝部曲度和结构,使得患者能够占床和进行基本的步行训练。



第二、如果患者畸形程度较重,不能通过支具矫形,可以通过将挛缩跟腱延长,外固定,将跟腱逐渐拉长,踝关节在1-2个月内矫形到正常的位置。这一外科矫形器的好处在于,可以矫正踝关节个个方向的变形,如下垂或内翻等畸形。



总之,我们促醒中心的目标是促醒患者的同时,积极进行功能康复,使得患者在未来能够有尊严的活着。做到不但能够清醒,还希望病人将来能站起来,甚至行走,而不是永远的卧床。希望每一个患者清醒后将残疾程度降低到最小,减少家属的护理负担,使得部分患者尽可能的生活能够自理或甚至回归社会。


董月青

副主任医师

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朝阳中西医结合急诊抢救中心

专业特长:主要研究方向为急性脑损伤后的昏迷促醒和康复治疗。

从医20余年主要从事颅脑创伤重症和神经康复领域的研究,2011年在国内率先成立昏迷促醒-康复中心,主要对颅脑创伤、脑出血、脑梗塞和缺血缺氧性脑病导致的植物状态和最小意识状态患者进行促醒和康复治疗。在国内开展高颈段脊髓电刺激(SCS)和中央丘脑脑深部电刺激(CT-DBS)促醒研究,2017年在国内开展迷走神经刺激昏迷促醒治疗。学术方面,在中国研究型医院协会神经外科学分会下成立“意识障碍学组”,担任首任委员会的负责人,积极在全国推广意识障碍的昏迷促醒事业。参与中-瑞国际颅脑创伤合作、国家自然基金、天津市和武警部队重点课题10余项。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和武警科技进步三等奖。被天津大学人工智能学院聘请为客座教授,担任武警医学,中国生理学杂志的审稿专家。



声明:脑医汇旗下神外资讯、神介资讯、脑医咨询所发表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脑医汇及主办方、原作者等相关权利人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裁切、录制等。经许可授权使用,亦须注明来源。欢迎转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