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申请投审稿用户
申请投审稿用户需要填写邮箱和上传个人简历

中国首个胶质瘤诊疗流程图,将于2016年全国神外年会期间正式发布,敬请期待!

2016-08-30 神外资讯

0


胶质瘤是最常见的原发性颅内肿瘤,约占所有原发性中枢神经系统肿瘤的27%。恶性胶质瘤的发病率为(5-8)/10万,5年病死率在全身肿瘤中仅次于胰腺癌和肺癌,位列第3位。在2009年发表的《中国中枢神经系统恶性胶质瘤诊断和治疗共识》基础上,2012年编写的《中国中枢神经系统胶质瘤诊断和治疗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已成为我国胶质瘤的诊断和治疗的指导和规范。据统计,胶质瘤的标准治疗率从2012年的58%,提高到2015年的80%,临床疗效提高显著。随着药物和诊疗理念的不断快速发展,《指南》于2015年进行了更新、完善。由52位多学科顶级专家组成的《指南》编写组,在收集全国200多位临床专家建议的基础上,经过一年的讨论和撰写,完成了《指南》的更新。《指南》主要涉及低级别胶质瘤、高级别胶质瘤、大脑胶质瘤病和室管膜瘤等疾病的诊治,它对提升国内脑胶质瘤规范化治疗水平、提高我国脑胶质瘤的临床医疗服务质量具有重大指导意义。



流程图介绍


疾病诊疗指南发布后推出更直观的流程图是国际惯例,为了规范诊疗步骤,《指南》编写组亦制作了诊疗流程图(以下简称“流程图”)。“流程图”将胶质瘤诊疗分为三部分:初始治疗、辅助治疗及挽救治疗,更直观地规范了诊疗步骤。下面我们以其中一种疾病 [星形细胞瘤(非毛细胞型)/少突胶质细胞瘤/少突星形细胞瘤] 为例来说明“流程图”是如何直观地指导医生开展规范诊疗的。其它胶质瘤相关疾病的诊疗步骤详见九月初全国神外年会上正式发布的《中国中枢神经系统胶质瘤诊断和治疗指南》诊疗流程图

《中国中枢神经系统胶质瘤诊断和治疗指南

诊疗流程图部分截图


对于成人疑诊脑肿瘤,首先需要影像学检查,如果高度怀疑是胶质瘤,需要做最大范围安全切除,不能做到全切的患者需要部分切除或开颅活检或穿刺活检,最后 做病理诊断及分子病理诊断明确。对于非胶质瘤及非肿瘤性病变患者需要进行MDT病例讨论,再行切除或开颅活检或穿刺活检,最后做病理诊断及分子生物学明确。

以星形细胞瘤(非毛细胞型)/少突胶质细胞瘤/少突星形细胞瘤 (WHO II级)为例。首先需要在术后12周内进行MRI T2/FLAIR复查,对于低风险组进行保守观察,或进行3D-CRT/IMRT治疗或进行化疗,对于高风险组可采用单纯放疗+PCV辅助化疗或+TMZ 辅助化疗以及其他多种组合放化疗。并对放疗后2-6周内进行MRI复查;术后5年内,每3-6个月MRI复查及临床随访;随后至少每年MRI复查及临床随访。

该种类型胶质瘤复发或进展后可先采用手术治疗,不能手术的病人如有放疗史,后续进行化疗;没有放疗史的病人进行放疗或放疗加辅助化疗或单独化疗。再次出现复发或进展后可以选择挽救性化疗或采取三维适形,强调技术再放疗,或立体定放射外科治疗或采用姑息支持对症疗法。


流程图概览



《中国中枢神经系统胶质瘤诊断和治疗指南》诊疗流程图将于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学分会第十五次学术会议期间正式发布,敬请期待!感谢默沙东中国流程图的制作提供的支持和协助!


《中国中枢神经系统胶质瘤诊断和治疗指南》(2015)编写组成员名单
组长

周良辅(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毛颖(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王任直(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外科)

组员(按姓名拼音字母排列)

卞修武(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病理科)、陈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神经外科)、初曙光(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影像科)、陈忠平(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神经外科)、冯华(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神经外科)、范建中(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康复科)、费舟(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神经外科)、高培毅(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影像中心)、何侠(江苏省肿瘤医院放疗科)、江涛(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康德智(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外科)、康静波(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总医院放疗科)、兰青(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神经外科)、郎锦义(四川省肿瘤医院放疗科)、雷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神经外科)、李光(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放疗科)、李青(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病理科)、李维平(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外科)、李新钢(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神经外科)、卢德宏(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病理科)、卢亦成(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神经外科)、马文斌(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外科)、毛庆(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神经外科)、漆松涛(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神经外科)、秦智勇(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邱晓光(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放疗科)、盛晓芳(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伽玛医院放疗科)、石梅(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放疗科)、王茂斌(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康复科)、王行富(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病理科)、汪洋(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伽玛医院放疗科)、汪寅(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病理科)、吴安华(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外科)、吴劲松(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吴少雄(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放疗科)、吴毅(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康复科)、阎海(杜克大学医学中心病理学终身教授)、杨学军(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神经外科)、姚瑜(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尤永平(江苏省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于金明(山东省肿瘤医院放疗科)、于士柱(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神经病理科)、余新光(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神经外科)、袁贤瑞(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神经外科)、张建民(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神经外科)、张建宁(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神经外科)、赵刚(吉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外科)、赵世光(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神经外科)。


更多资讯请关注神外资讯微信公众号:neurosurgery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