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申请投审稿用户
申请投审稿用户需要填写邮箱和上传个人简历

《神外资讯》2015年年鉴(Ⅸ):蛛网膜下腔出血研究进展

2016-02-13 徐涛

15

导语
蛛网膜下腔出血是神经外科常见的急性危重症,其死亡率和致残率极高,严重威胁人类健康。远期预后取决于早期诊断和处理。有关蛛网膜下腔出血的临床诊疗问题有许多争议。本期年鉴,我们汇编2015年在
神外资讯
发表的与蛛网膜下腔出血相关的文章,以飨读者。

 

神外资讯
主编:陈衔城

本期责任编辑:徐 涛


 

严重的脑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早期手术还是延期手术?


严重的脑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aneurysmal subarachnoid hemorrhage,aSAH)是指经急诊抢救后WFNS分级仍在IV-V级的aSAH患者,其致死率和致残率极高。以往采取保守治疗,仅对临床症状有所改善的患者考虑手术干预,因此很多患者死于动脉瘤再破裂出血或血管痉挛。近几十年来,对症状较轻的aSAH的患者推荐早期,即aSAH后72小时以内手术,可使患者获得较好的预后。但是如何把握严重aSAH患者的手术时机仍无定论。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的Zhao B等开展回顾性研究,对aSAH后72小时以内的早期手术与72小时以后的延期手术的患者疗效进行对比,结果发表在2015年9月的《Neurosurgery》在线上。

 

研究共纳入118例严重aSAH患者,其中80例施行早期手术。患者平均年龄为54.9±11.5岁;动脉瘤平均大小为6.0±4.0mm。单因素分析结果指出,早期手术患者多为急诊抢救后WFNS仍为V级(p<0.01)、Fisher分级低(p=0.04)、出现过脑疝(p<0.001)、伴有脑内血肿(p<0.01)和无脑室出血(p=0.03)者。早期手术的患者多作去骨板减压术(p<0.01);而延期手术的患者术前多给予镇静治疗(p=0.02)。多因素分析显示,脑疝和Fisher分级低为选择早期手术的独立因素,去骨瓣减压术在早期手术中实施较多。

 

73例(91%)早期手术患者和32例(84%)延期手术患者术后出现严重并发症,但二者的严重并发症发生率未见显著性差异。对比出院时和最后1次随访时患者的恢复情况,发现预后极好患者40例(34%),预后好58例(49%)。早期与延期手术后患者的预后相似,调整WFNS分级、Fisher分级、有否脑疝、脑内血肿或脑室内出血、镇静治疗和去骨板减压等因素的影响后,早期手术患者的预后略优于延期手术患者(OR2.5,95%CI0.9-7.2,p=0.09)。对影响预后的因素进行单因素分析,可见年轻(p=0.03)、急诊抢救后GCS评分高(p=0.01)、WFNS分级IV级(p<0.001)、Fisher分级低(p=0.02)、未发生脑疝(p=0.02)、无脑室内出血(p=0.04)和大脑中动脉动脉瘤(p=0.03)与极好预后相关;多因素分析提示,年轻(p=0.01)、急诊抢救后WFNS分级IV级(p<0.01)、大脑中动脉动脉瘤(p=0.02)为极好预后的独立预测因子。

 

作者认为,发生脑疝和Fisher分级低的患者应该在早期接受手术治疗,争取获得更好的预后;年轻、急诊抢救后WFNS分级IV级以及大脑中动脉动脉瘤患者出现极好预后的可能性更大。严重的脑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早期手术还是延期手术?  PMID:26421588)

 

aSAH患者使用升压药是否会导致未处理的脑动脉瘤破裂?


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aneurysmal subarachnoid hemorrhage,aSAH)的致死率和致残率很高,再破裂出血时的死亡率更高。aSAH后的血管痉挛可导致脑缺血。因此,常常同时进行破裂动脉瘤的急诊治疗和使用适当的提升血压(vasopressor-induced hypertension,VIH)药物以增加脑灌注压。但是,19%–34%的aSAH患者并发其他部位的脑动脉瘤,VIH治疗是否会导致未处理动脉瘤的破裂,是极为令人关注的问题。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Matthew R.Reynolds等进行一项多中心、回顾性研究,分析2000年至2013年期间华盛顿大学、伊利诺斯州大学、梅奥诊所、佛罗里达州大学和西北大学的此类动脉瘤病例资料,结果发表在2015年10月的《Journal of Neurosurgery》上。

 

根据患者住院期间是否接受VIH治疗分为两组,VIH组为aSAH同时并存1个或多个未处理动脉瘤患者,接受升压药治疗;非VIH组为aSAH同时并存1个或多个未处理动脉瘤患者,未接受升压药治疗。所有破裂脑动脉瘤都进行及时治疗,包括开颅夹闭动脉瘤或血管内介入栓塞治疗。两组患者的性别比例和平均年龄等人口统计学特征无显著差异。而两组在并存疾病方面的差别是非VIH治疗组高血压病患者的比例显著高于VIH治疗组。

 

VIH组的176例患者共有484个脑动脉瘤,其中231个动脉瘤接受治疗,其余253个动脉瘤在1293天的整个VIH治疗过程中未进行任何处理;非VIH治疗组的73例患者共有207个脑动脉瘤,其中93个接受了治疗,114个未进行处理。入院时两组患者aSAH严重程度上,VIH组重于非VIH组。比较两组破裂动脉瘤大小为7.2±0.3mm比7.8±0.6mm,无明显差异;未破裂动脉瘤大小3.4±0.2mm比3.2±0.2mm,亦无明显差异。两组患者中,各有1例新发aSAH,发生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治疗期间的液体入量无明显区别,分别为3146.2±296.4ml比2910.5±450.7ml。在VIH组中,收缩压和平均动脉压都明显高于非VIH组,VIH组与非VIH组的平均MAP分别增加125.1%±1.0%和98.2%±1.2%,平均SBP分别增加125.6%±1.1%和104.1%±5.2%。VIH组患者MAP和SBP血压都升高25%左右,而入院时两组患者的血压无明显差异。

 

综上所述,对于发生aSAH的多发动脉瘤患者,在应用升压药的过程中未破裂、未治疗的脑动脉瘤发生破裂出血的比例非常低。与血管痉挛所致的迟发性脑缺血相比,VIH治疗是安全的,其利远大于弊。aSAH患者使用升压药是否会导致未处理的脑动脉瘤破裂?  PMID:26207606)

 

动脉瘤性SAH出血量可用于预测患者预后


将近50%的颅内动脉瘤破裂出血患者无法恢复至出血前状况。动脉瘤破裂出血的主要形式是蛛网膜下腔出血(SAH),血肿可破入脑室引起脑室积血或向脑实质延伸形成脑内血肿,偶尔出现硬膜下血肿。动脉瘤破裂后的出血量是衡量出血严重程度的可靠指标。既往的研究发现,出血量可能对患者预后有一定的预测价值,但其预测能力、与其他预测因子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临界指标仍缺乏系统性研究。西班牙马德里12de Octubre大学医院神经外科的Lagares A等采用定量方法测定动脉瘤性SAH出血量,分析其对临床预后的预测价值,并确定预测临界值,结果发表在2015年8月《Neurosurgery》在线上。


研究对象为发病24小时内经CT检查确诊SAH,并经过CTA或DSA证实为颅内动脉瘤破裂的成年患者,排除既往SAH或脑梗死病史以及非动脉瘤性SAH患者。将2006年1月至2014年3月的206例患者列入实验组,2014年4月至2015年4月的26例患者列入验证组。所有患者均在发病24~72小时内接受动脉瘤夹闭术或介入手术。统计患者的年龄、性别、既往病史、入院GCS和WFNS评分、Fisher评分、动脉瘤部位和出血6月后的GOS评分。采用分析软件对CT平扫上的出血量进行叠加计算SAH量和总出血量(TBV)。根据约登指数选择出血量20ml为预测临界值。

 

在实验组中,SAH量>20ml预测不良预后的敏感度、特异度和曲线下面积(area under curves,AUC)分别为50%、85%和0.72(0.66-0.80);在验证组中验证上述三项指标,分别为89%、100%和0.94(0.82-1)。实验组中TBV>20ml预测不良预后的敏感度、特异度和AUC分别为70%、83%和0.76(0.70-0.82);在验证组中验证上述三项指标,分别为89%、100%和0.94(0.82-1)。结果说明SAH量和TBV均具有较高的预后预测价值。

 

综上所述,动脉瘤性SAH出血量或总出血量均为患者预后不良的独立预测因子。在初次CT平扫中,当出血量超过20ml时,患者预后不良的风险显著增加。动脉瘤性SAH出血量可用于预测患者预后  PMID:26308629)

 

一项预测aSAH后感染和预后的新指标 


近几年,越来越多的研究关注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aSAH)后脑脊液(CSF)和血清生化标志物与预后的相关性。新蝶呤(neopterin)是人单核-巨噬细胞在干扰素gamma刺激下产生的GTP代谢产物,可作为反映多种感染性病变的生化指标。瑞士日内瓦大学人类蛋白质研究中心的Azurmendi L等开展新蝶呤预测aSAH患者感染和预后的研究。结果发表在2015年9月的《J Neurosurg》在线上。

 

研究纳入从2004年6月至2008年8月就诊于法国Pitié-Salpêtrière医院的61例aSAH患者。64%为女性,平均年龄为52.8±11.8岁;61%患者入院时无运动障碍(WFNS1-2级),75%接受栓塞治疗,38%血管造影显示血管痉挛,69%并发感染。

 

多因素分析发现,新蝶呤水平和WFNS分级对患者预后具有预测价值。第5天的新蝶呤对预后的预测价值最高,特异度和曲线下面积(AUC)为84.2%(95%CI71.9%-94.1%),临界浓度为12.7nmol/L,特异度为74.4%,敏感度为86.4%。结合WFNS分级和新蝶呤血浆水平可进一步提高总体预测能力。

 

感染组患者中,新蝶呤从第3天起即显著高于未感染组。ROC曲线分析,新蝶呤在第3天时对感染的预测价值最高,AUC为76.7%;在大部分患者中,该时间点比临床应用抗生素提前了2天。单因素和多因素分析均提示高浓度新蝶呤、入院时WFNS分级差、放置EVD是aSAH患者并发感染的危险因素。该研究表明,血浆新蝶呤水平对确定aSAH患者早期是否使用抗生素具有指导价值。一项预测aSAH后感染和预后的新指标  PMID:26406798)

 

TCD可以预测aSAH患者迟发性脑缺血发作


脑血管痉挛是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aSAH)患者不良预后的主要原因,发生率高达70%。可继发脑缺血、脑梗死、神经功能障碍甚至死亡。CTA和DSA是目前常用的诊断手段,但由于放射性暴露和有创损伤,临床上已采用经颅多普勒超声(transcranial Doppler,TCD)替代CTA和DSA判断脑血管痉挛。TCD可在床边对患者进行无创、迅速和安全的监测。美国伯明翰阿拉巴马大学脑卒中中心的Kumar G等对TCD监测与患者预后的相关性进行系统综述和meta分析,结果发表在2015年10月的《J Neurosurg》在线上。

 

作者通过关键词检索法筛选2014年9月以前发表的17项研究中的2870例患者作为研究对象。17项研究中,均未表明TCD判断脑血管痉挛与患者神经功能预后和病死率相关的结果。联合评估提示,TCD预测脑血管痉挛后发生DCI的敏感性为90%(95%CI77%-96%),特异性为71%(95%CI51%-84%),PPV为57%(95%CI38%-71%),NPV为92%(95%CI83%-96%)。各研究间存在显著的异质性(I2>50%),只有NPV的统计结果存在显著的发表偏倚(p=0.03)。

 

综上所述,TCD判断脑血管痉挛,能准确预测DCI的发生,具有很高的敏感性和阴性预测价值,因此是一种理想的监测手段。但是仍然缺乏TCD对患者临床预后改善作用的直接证据,因此需要高质量的临床随机试验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TCD可以预测aSAH患者迟发性脑缺血发作  PMID:26495942)

 

碰到脑血管造影阴性的SAH患者,我们应该怎么做?


非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SAH)占所有脑卒中5%,最常见为颅内动脉瘤和血管畸形破裂出血。其中10%~20%未发现血管性病变,出血来源不明,患者大多在短期内神经功能恢复良好,可以顺利出院。但没有大宗报告其远期预后如何。美国亚利桑那州Barrow神经病学研究所Ali M.Elhadi博士等将BRAT临床试验(Barrow Ruptured Aneurysm Trial)中关于原因不明的SAH的随访结果发表在2014年12月的《Journal of Neurosurgery》在线上。

 

BRAT是一项前瞻性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以期比较破裂动脉瘤手术夹闭和血管内弹簧圈栓塞的效果。研究对象为年龄介于18至80岁之间、经头颅CT平扫或腰穿确诊为急性非外伤性SAH患者;排除外伤性SAH或出血时间超过14天者。为提高BRAT的综合程度,所有证实为SAH,包括出血来源不明的患者均纳入研究并长期随访。

 

作者认为对于不明原因的SAH患者,如果出血后六周的血管造影仍然为阴性,则继续随访血管造影的意义不大。不明原因的SAH的预后良好,但仍然可能发生脑血管痉挛和脑积水,因此对于出血量大的SAH或者脑室出血的患者积极监测并及时处理是必要的。最初CT表现为典型的SAH患者容易出现神经功能障碍,不过大多数患者可以逐渐恢复。碰到脑血管造影阴性的SAH患者,我们应该怎么做?  PMID:25526276)

 

红细胞分布宽度与动脉瘤性SAH患者预后不良相关


已有证据表明,红细胞分布宽度(red cell distribution width,RDW)是与炎性和血栓性栓塞病预后不良相关的生物学标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院神经内科的C.Chugh及其同事开展一项探索性研究,以求明确RDW与动脉瘤性SAH预后的关系,结果发表在2015年2月12日《Neurocrit Care》在线。

 

该研究为前瞻性观察型临床试验,纳入40例中重度SAH(Fisher III级)患者。采集每例患者SAH后第1、3、5、7和10天全血细胞计数(CBC)、红细胞沉降率(ESR)、纤维蛋白原(FIB)、D-二聚体(DD)、高敏感性C反应蛋白(CRP)和红细胞分布宽度(RDW)等。主要预后指标为3个月mRS评分,3-6分者为预后不良。

 

40例患者中,5例(12.5%)死亡,19例(47.5%)预后不良。系列监测显示预后不良患者的RDW显著升高(p=0.046)。最大RDW值(OR2.3,95%CI1.2-3.6,p=0.014)以及最高WBC水平(OR1.29,95%CI1.04–1.60,p=0.018)与预后不良显著相关。多因素分析显示,RDW(OR2.54,95%CI1.21–5.35,p=0.014)、FIB、HH评分和年龄与不良预后相关性显著。

 

综上所述,该研究显示,RDW升高与动脉瘤性SAH患者预后不良密切相关,可能是一个有效的判别SAH结局的预测因子。红细胞分布宽度与动脉瘤性SAH患者预后不良相关  PMID:25672971)

 

(感谢原文的编译、审校者。本篇由上海长征医院徐涛博士汇编,《神外资讯》主编、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陈衔城教授审校)


相关回顾


Tips

 

1. 每个小专题附有相关文章链接,点击标题即可打开阅读。

2. 打开神外资讯微信订阅号,点击左下角键盘按钮,输入您需要查询文献的PMID,即可查阅英文原文(如上图),此功能仅限于学术交流。


更多资讯请关注神外资讯微信公众号:neurosurgery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