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申请投审稿用户
申请投审稿用户需要填写邮箱和上传个人简历

『文献翻译』颈内动脉和大脑中动脉闭塞软硬栓子治疗策略:当前和Super-Bore 088"导管的体外取栓模型研究

2022-07-01 乔宏宇

0

原文链接:https://www.ahajournals.org/doi/10.1161/SVIN.121.000240


背景

各种机械取栓装置,包括支架取栓器(STRs)、接触抽吸(CA)导管和球囊指引导管(BGCs),已用于单独和联合治疗急性缺血性卒中。新一代Super-Bore 088"抽吸导管正在进行临床试验。我们在体外模型中评估了当前和新型血栓切除方法治疗颈内动脉(ICA)和大脑中动脉(MCA)闭塞部位的柔软(富含红细胞)和坚硬(富含纤维蛋白/血小板)栓子的血运重建性能。


方法

爱尔兰国立大学戈尔韦研究伦理委员会批准了该研究。在体外血栓切除模型中,两种人血凝块表型用于构建ICA末端(20-mm)和MCA-M1段(10-mm)闭塞。测试的血栓切除装置为:CA模型:Millipede 088、SOFIA Plus+常规导引导管(CGC)、SOFIA Plus+BGC和联合模型:Millipede 088+STR、SOFIA Plus+BGC+STR、SOFIA Plus+CGC+STR。每个实验重复10次,共计120次测试。血运重建终点是首过效应、最终mTICI2c/3和操作相关的远端栓子。


结果

与所有其他装置设置相比,Millipede 088 CA模型在ICA末端(60%)和MCA–M1(100%)闭塞中实现了最高的首次通过率,以及与操作相关的最少远端栓子数量,其次是Millipede 088+STR联合技术。常规技术中,ICA末端闭塞使用BGC(40%)的联合技术比6FCA(20%)观察到更高的首过效应率,而在MCA-M1段闭塞中观察到相反的情况,使用6FCA的表现优于联合方法(60%vs.50%)。BGC可在ICA末端闭塞中提供血运重建益处。


对于这两个闭塞部位的所有治疗方法,硬栓子的首过效应比率和最终mTICI2c/3率均优于软栓子。


结论

在所有栓子类型和闭塞部位,Millipede 088 CA是最有效的技术。常规技术中,CA似乎在MCA-M1段闭塞中更有效,而联合技术在ICA闭塞中表现更好。栓子成分影响每种技术的成功率。


临床观点

What Is New?

•先前研究表明直接首过抽吸技术(ADAPT)中,增加抽吸导管直径与改善血运重建结果有关

• Super-Bore 8F抽吸导管,如Millipede088,具有比6F(068"-074")抽吸导管更大的(088")内腔,有可能显著提高机械血栓切除术的首过再通率


临床意义是什么?

•目前对几种不同Super-Bore088“导管进行临床试验,早期迹象表明可显著提高首次通过率

•这项体外研究中,与传统6F ADAPT和联合技术相比,Millipede088  ADAPT 是对血栓类型(软和硬)和闭塞位置(颈内动脉末端和大脑中动脉-M1段)最有效的技术

• 常规技术中,6F接触抽吸似乎是MCA-M1段血栓更有效的治疗策略,而支架取栓器与抽吸导管的联合使用可能会在ICA末端闭塞中提供手术益处


越来越多证据支持这样一个事实,即大血管闭塞性卒中的血管内治疗,实现首过完全(或接近完全)再灌注可带来更好临床结果。具体而言,首过效应(FPE)与较高功能独立率(mRs,0-2)和较低90天死亡率以及较低术后症状性脑出血发生率相关。随着装置每次通过,获得良好神经系统结果的可能性逐渐降低,从第一次通过后的55%降至≥5次的仅26%。因此选择最有可能实现FPE 的取栓技术是关键。此外存在许多不同血栓切除技术,包括支架取栓器 (STR)、接触抽吸(CA)导管、常规指引导管(CGC)和球囊指引导管(BGC)的各种组合。每种血栓切除技术的成功与否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包括动脉闭塞部位、血栓负荷、栓子成分和目标血管直径。需要进行一些大型临床试验来准确比较所有血栓切除技术和方法,以阐明在不同临床情况下实现FPE的最佳方案。


之前比较一线CA和STR血栓切除术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包括COMPASS和ASTER试验,在成功再灌注和功能结果方面显示疗效和安全性相当。将STR与CA导管提供的颅内支持和局部抽吸能力相结合的方法已成为一种流行技术(译者注:Solumbra)。然而关于联合技术(STR+CA+BGC)与更简单的STR+BGC方式的数据比较仍然没有定论。ASTER-2试验中,eTICI成功率显著提高,定义为3次通过达到eTICI 2b-3和接近完全/完全(eTICI2c/3)再灌注,采用联合方法显示出改善FPE(eTICI 2c/3)和改良FPE (eTICI 2b50/2c/3)的数值趋势。然而两种技术的最终再灌注率和良好结果没有差异。此外在大型前瞻性收集数据集的2项不同研究中,并未观察到联合方法在FPE(2c/3)、改良 FPE(2b/3)、成功再灌注或临床结果方面的显著益处。


最近一项缺血性卒中血管内治疗登记研究比较了接受STR、CA和联合技术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结果表明对于颈内动脉(ICA)和大脑中动脉(MCA)闭塞,联合方法并不明显优于单独CA。与STR队列相比,CA和联合技术都与更高的成功再通(mTICI 2b/3) 几率相关。然而联合方法与较低3个月良好结果几率、较高3个月死亡率和较高症状性脑出血率相关,这引发了对其安全性的担忧。与联合治疗相比,CA血栓切除术可以实现疗效和安全性的最佳平衡,通常是一种更快、更具成本效益的技术。


自COMPASS和ASTER试验首次发表以来,近年抽吸导管技术不断发展。值得注意的是,内径088"的新型Super-Bore抽吸导管系列已经过临床前测试,目前正在临床试验中。以往研究表明,随着抽吸导管内径增加,可能会同时改善血运重建性能和临床结果。因此可以合理预期,使用更大内腔的088"抽吸导管会显著改善血运重建性能以及潜在临床结果。


先前体外研究表明与SOFIA Plus 和ACE 068相比,Millipede 088可实现更好的再灌注。体外试验证实Millipede 088在目标血管中可提供卓越的局部流量控制和血流逆转,从而减少远端栓子。本次体外血栓切除术研究目的是将 Millipede 088血运重建性能与更广泛的当前血栓切除术设备和技术进行比较。同时评估使用BGC相对于CGC的益处,以及栓子表型对血运重建结果的影响。


方法

本研究结果的支持数据可根据合理要求从相应作者处获得。爱尔兰国立大学戈尔韦研究伦理委员会(2011.12.19)批准了该研究。该研究按照赫尔辛基宣言伦理标准进行。人类全血和血小板捐赠来自爱尔兰输血服务中心。捐赠者同意将他们的捐赠用于研究目的。

用于取栓测试的体外血栓切除模型之前已描述了体外血栓切除术模型设置(图1)。简而言之,体外脉管系统模型包括蠕动泵(Economy EV3000,Verderflex,Castleford,UK),改良的3D打印主动脉弓,由REFLEX 硅胶(Vascular Simulations Inc,New York, NY)制成的患者特定的Willis环模型。通过控制脉率(72bpm)、颅内ICA和VA流速 (750ml/min)和温度(37°C)以复制体内条件。

图1. 体外血栓切除术模型设置。A.体外血栓切除模型包括加热浴、蠕动泵、改良主动脉弓、患者特定Willis环模型和超声流量传感器。B.使用Millipede 088进行MCA-M1血栓切除术的代表性示例。ICA,颈内动脉;COW, Willis环。


全血和血小板捐赠来自爱尔兰输血服务中心。血液以177g离心20分钟以将其成分分离。移液去除血浆,并倒置将剩余红细胞(RBC)和血沉棕黄层混合。根据表1创建两种血栓类似物,分别富含RBC和富含纤维蛋白/血小板,用于取栓测试。添加凝血酶 (1NIH/ml, Roche Diagnostic GmbH, Germany, #T6884)和5%氯化钙溶液(Sigma–Aldrich , Wicklow, Ireland;#C1016)以刺激凝血。倒置快速混合含有血栓类似物混合物的管并将混合物吸入3mL注射器中。注射器在室温下以20RPM在血管旋转器(Stuart SB3 Blood Rotator, Cole-Parmer, St Neots, UK)上旋转过夜,以模拟人体脉管系统的动态流动条件。


表1. 人血凝块类似物的成分


优化血栓体积以模拟临床情况,其中MCA-M1栓子平均长度为11mm,ICA-T闭塞栓子平均长度为20mm。血栓类似物在动态流动条件下注入,10mm栓子卡在MCA-M1中,而20mm的栓子卡在 ICA-T中。测试筛(>1000、500和 200μm)用于捕获取栓期间发生的手术相关远端栓子。在每个部位(ICA-T 和 MCA-M1)的每个实验装置重复测试10 次,每种凝块类型5次,总共120次研究测试。


装置和技术

对六种不同血栓切除装置进行评估,大致分为CA和联合技术,总结在表2中。Millipede 088 目前有欧洲合格标志,但未获准在欧洲经济区和英国以外的司法管辖区使用。SOFIA Plus 和Solitaire分别被选为常用6F抽吸导管和STR装置的代表性示例。


抽吸泵(Dominant Flex;Medela AG,Baar,Switzerland)用于提供静态真空(≈700 mmHg)。涉及Millipede 088的手术,将8F Super-Arrow Flex 长鞘(Teleflex,Wayne,PA)放置在ICA颈段以提供外部支撑。对于所有其他操作,将CGC(6F Destination, Terumo, Somerset, NJ)或BGC(9F Merci; Stryker Corp., Kalamazoo, MI)放置在颈段ICA。


表2. 用于体外血栓切除术测试的血栓切除术设置,2种取栓方式各3个装置组合


接触抽吸(CA)操作:

1. Millipede 088

2. SOFIA Plus+CGC

3. SOFIA Plus+BGC

抽吸导管(Millipede 088 和SOFIA Plus)在没有任何内部支撑的情况下导航到目标血管(ICA或MCA),之前描述为Sofia Non-wire Advancement techniKE(SNAKE)技术。该操作属于装置的标签外使用,因为两家制造商都建议导管在导丝和微导管上导航。没有内部支撑的导管导航被认为是可以接受的,因为这项体外研究的范围不包括导航期间的器械性能或安全性。


定位抽吸导管尖端使其与血栓近端表面接触(即,未嵌入);通过抽吸导管进行抽吸,直到观察到自由流动,或者如果没有观察到自由流动,则应用抽吸1分钟,然后在连续抽吸下撤出抽吸导管。如栓子在取出时塞住CGC/ BGC,则使用注射器通过CGC/BGC进行手动抽吸。


联合取栓操作:

1. Millipede 088+STR

2. SOFIA Plus+BGC+STR

3. SOFIA Plus+CGC+STR

在联合程序中,使用微导丝(Glidewire M 0.014", Terumo, Somerset, NJ)和微导管(Renegade 18, Boston Scientific, Marlborough, MA)穿过闭塞血栓。将微丝更换为Solitaire (Solitaire 2; Medtronic, Dublin, Ireland)装置,然后从闭塞段拉出。在抽吸导管中连续抽吸,并将STR收回抽吸导管。如果抽吸导管被STR和血栓塞住,将抽吸导管和STR整体撤回到BGC/CGC/长鞘中。如果血栓堵塞CGC或BGC,则使用注射器通过CGC或BGC进行手动抽吸。


完全再通定义为在没有任何大的远端栓子(>1000μm)情况下从脑血管系统中完全清除血凝块。因此完全再通被认为类似于mTICI 2c/3。最多尝试3次通过以实现再通。结果测量包括FPE、最终(3次通过)血运重建和操作相关远端栓子(>1000、500-1000和 200-500μm)。


体外血栓切除模型结果与文献的比较

为验证体外血栓切除模型结果,在体外模型和最近发表的临床研究之间比较了MCA血运重建成功率,包括FPE和最终再通率,特别是通过闭塞部位成功率。


统计分析

所有统计分析均使用Prism 8(GraphPad Software, La Jolla, CA)进行。进行卡方分析以评估不同治疗组之间分类变量的统计差异。


结果

使用超口径导管的接触抽吸和联合方法

与使用和没有使用BGC的常规6F CA相比,Millipede 088进行的CA在FPE(P=0.008*)和最终mTICI 2c/3(P=0.036*)方面取得了最佳血运重建性能(表3,在线视频S1)。MCA-M1 闭塞中,Millipede 088 ADAPT 实现了 100% 的FPE 率(图2A),并且手术相关的远端栓子数量最少(图2C)。ICA-T闭塞中,与所有其他装置设置相比,Millipede 088导管实现了最高FPE 率(60%)、最高最终完全血运重建率(80%)和最少操作相关栓子数量(图 3)。

表3. 各种血栓切除技术、栓子类型和闭塞部位的FPE和最终mTICI2c/3率


与使用6F抽吸导管的常规联合取栓技术相比,Millipede 088+STR联合的FPE(P=0.085)和最终mTICI 2c/3(P=0.535)有改善趋势(表3)。MCA-M1闭塞中,Millipede 088+STR的联合方法在FPE(80%)和最终mTICI 2c/3血运重建 (80%)方面的表现优于目前所有血栓切除技术(图2A和B)。ICA-T闭塞中,Millipede 088+STR组合实现了更好的FPE 率(60% vs. 50%)以及与使用6F导管的联合技术相同的最终mTICI 2c/3率(60%),无论是否使用BGC(图3A和B)。


与Millipede 088 CA组相比,Millipede 088+STR联合技术与更多操作相关栓子有关,但与MCA-M1(图2C)和ICA-T(图3C)闭塞的所有其他装置技术设置组相当或更少。

图2. MCA-M1闭塞中所有血栓切除装置组的血运重建率和远端栓子的比较。A,MCA-M1的FPE(mTICI2c/3)率,B,MCA-M1最终完全血运重建(mTICI 2c/3)率,C,MCA-M1中各种大小远端栓子平均数量(>1000, 500–1000 和200–500μm)。BGC球囊引导导管;CGC常规引导导管;MCA-M1大脑中动脉-M1段;mTICI脑梗死改良溶栓;STR支架取栓器。


当前常规血栓切除术技术的比较

常用的取栓技术中,6F CA在MCA-M1闭塞中总体上更有效(图2),而STR联合6F抽吸在ICA-T闭塞中提供血运重建益处(图3,表3)。


MCA-M1闭塞

使用SOFIA Plus的6F CA的FPE率(60%)比使用BGC(50%)和CGC(50%)执行的组合技术方案略好(图2A,表3)。STR的部署可能导致软血栓碎片化(在线视频S1)。与使用(60%)和不使用(50%)BGC的组合方法相比,6F CA的最终mTICI 2c/3(70%)也略好(图2A,表3)。

图3. ICA-T闭塞所有血栓切除装置组的血运重建率和远端栓子的比较。A,ICA-T的FPE率(mTICI2c/3),B,ICA-T最终完全血运重建(mTICI2c/3)率,C,ICA-T中各种大小远端栓子平均数量(>1000, 500–1000和 200–500μm)。BGC球囊引导导管;CGC常规引导导管;ICA颈内动脉;ICA-T颈内动脉末端;mTICI脑梗死改良溶栓;STR支架取栓器。


ICA-T闭塞

与使用SOFIA Plus的常规6F CA方法相比,联合技术的FPE和最终mTICI 2c/3 比率更高(图3A和B)。联合BGC的组合技术实现的FPE(50%)和最终mTICI 2c/3(60%)最高,其次是使用CGC的联合技术,FPE=30%和最终mTICI 2c/3=60%(图3C)。无论有无BGC,6F CA的FPE(CGC=10%,BGC=20%)和最终完全血运重建(CGC=40%,BGC=50%)率均最低(图2C)。


BGC用于流量控制

总体而言,对于6F CA 和联合技术,使用BGC与FPE和最终血运重建结果的略有改善相关(表3)。ICA-T闭塞中,BGC的使用导致CA和组合方法的FPE 率提高(表 3)。与相应CGC组相比,使用BGC通常会导致CA和联合方法的操作相关远端栓子减少(图2C 和3C)。


血凝块成分对血运重建结果的影响

对于大多数栓子类型和闭塞位置,Millipede 088 CA是最有效的治疗策略,其次是Millipede 088+STR 联合技术(表3)。然而在较长软血栓(富含红细胞)的ICA-T闭塞中,与Millipede 088 CA技术相比,Millipede 088+STR组合技术将 FPE率从20%提高到了60%。对于软血栓(富含红细胞)ICA-T闭塞,6F抽吸+STR组合技术的表现也优于传统CA组,这表明STR在较长软血栓(富含红细胞)中具有优势。然而在软血栓(富含 RBC)的MCA 闭塞中却相反,6F CA比6F组合技术实现了更好的FPE和最终mTICI 2c/3率。


总体上,对于所有常规治疗方法和两个闭塞部位(ICA-T和MCA-M1),相比柔软(富含红细胞)血栓,硬质(富含纤维蛋白/血小板)血栓的FPE和最终mTICI 2c/3率相同或更好。对于硬栓子,Millipede 088 CA是最有效的治疗策略(表 3)。而常规技术中,6F+STR与BGC的组合在由硬(富含纤维蛋白/血小板)血栓引起的闭塞中的最终mTICI 2c/3率方面最有效,并且通常也达到最佳FPE率 。


体外模型数据与临床研究的比较

常规技术体外血栓切除性能仅与以前临床研究进行了比较,如表4所示。CA和联合技术的FPE和最终mTICI 2c/3率与临床研究的范围非常相似。对于MCA-M1闭塞,先前报道的6FCA临床研究的FPE(mTICI 2c/3)率在56%-58%之间,联合技术在48%-50%之间;这与我们体外模型中获得的6FCA(60%)和联合技术(50%)的结果相当。临床研究中6FCA(55%–77%)和联合技术*(45%–69%)的最终(mTICI 2c/3)率也与体外模型中MCA-M1闭塞的6F CA(70%)和联合(55%)结果相当。表明体外血栓切除模型与人血栓类似物结合提供了体内临床情况合理模拟。


表4. 常规技术体外血栓切除数据与临床结果的比较


讨论

本研究表明,新型Millipede 088抽吸导管在ICA-T和MCA-M1闭塞(颅内大血管闭塞中最常见闭塞部位)中实现了最高的FPE率和最终mTICI 2c/3率。在评估的常规血栓切除技术中,6F CA似乎在MCA-M1闭塞中更有效,而联合使用STR和通过远端抽吸导管连续抽吸的组合技术可能为ICA闭塞提供血运重建益处。BGC使用与血运重建结果略有改善和与手术相关栓子总体减少有关。通过与文献中公布数据比较,验证了体外模型结果。软(富含红细胞)血栓与硬(富含纤维蛋白/血小板)栓子相比,FPE和最终mTICI 2c/3的发生率更低。这些发现具有临床意义,表明与现有血栓切除术相比,使用Super-Bore 088内腔抽吸导管进行CA血栓切除术可以实现更好的血运重建结果并减少远端栓子发生。


与之前体外研究一致,088导管CA在MCA-M1和ICA-T闭塞的FPE和最终完全血运重建(mTICI 2c/3)方面实现了性能。CA方法中,与有(40%)和没有BGC(35%)的常规6F CA相比,Millipede 088 CA在栓子类型和闭塞位置均实现了最高的平均 FPE率(80%)。Millipede 088在所有血凝块类型中的最终mTICI 2c/3率为90%,表明与常规技术相比,术者可以减少对血凝块成分的关注。Millipede 088导管(8F)的外径已被证明有助于体外局部流量控制。较大内腔有助于在目标血管中完全摄取血栓,并随后在闭塞部位远端的体外模型脉管系统中逆转血流,这是6F导管无法实现的,有助于预防和去除血栓闭塞远端的微栓子。摄入血栓后,可通过导管进行血管造影以评估血运重建结果。相反,当常规抽吸导管中的血栓“堵塞”时,在远端脉管系统中无法实现反向流动,并且必须将血栓“拖”回或进入引导导管或鞘管,从而增加了血栓碎裂可能性,如在线视频S1所示。这也会导致导管位置丢失,如果需要再次通过,则需要重新导航。


大管腔抽吸导管的好处不仅限于CA技术。最近一项研究表明,在联合技术中使用更大口径抽吸导管与更高再灌注率、更短手术时间和更低补救治疗需求相关,同时降低并发症发生率。我们的体外研究表明,与使用6F抽吸导管+STR的组合技术相比,使用Millipede 088+STR组合实现了更高平均FPE 率(70%),有BGC (50%)和没有(35%)。Millipede 088+STR治疗组的最终mTICI 2c/3率也较高(70% vs. 55%)。对于喜欢使用STR的术者,Millipede 088在优化血运重建性能方面也可能是有益的。


目前常规血栓切除术中,6F CA在MCA-M1闭塞中更有效,而STR联合抽吸在ICA-T闭塞中提供了血运重建益处。这一发现得到先前研究支持,该研究报告称,CA作为一线方法在MCA闭塞的首次通过后具有更高的再灌注成功率(eTICI 2B-3),而STR在颅内ICA闭塞的首次再通率略高。潜在原因是在MCA 闭塞,CA的好处可能归因于抽吸导管直径与目标动脉内径更紧密地匹配,先前已证实可改善体外血运重建结果。联合技术在MCA闭塞中的效果可能较差,因为STR装置部署会产生向远端移动且无法取出的栓子,导致完全血运重建率降低(TICI 2c/3)。ICA闭塞通常与较大栓子横截面积和较长栓子相关,这种情况下,STR近乎起到栓塞保护装置的作用,捕获远端血栓碎片,然后在STR撤出时取回这些碎片。在本研究体外实验中,这显然是与ICA-T闭塞联合方法提高FPE率相关的机制。


与之前一致,本研究表明栓子组织学成分可以影响不同取栓技术的血运重建结果。6F CA 在软(富含RBC)MCA-M1栓子中比6F联合技术更有效,而联合技术对软(富含RBC)ICA-T闭塞更好,因为后者具有更大血栓负荷。作者之前发表的从患者(441和550例)中提取的大量血栓进行组织学分析研究,证明大动脉粥样硬化栓子富含RBC,具有较大血栓负荷,并且与较低红细胞含量相关的其他病因相比,血运重建结果较差。与临床研究一致,这项研究表明富含红细胞的大栓子(20 毫米ICA-T闭塞)总体上的FPE率最低。富含红细胞的血栓往往更容易与取栓装置结合,而富含红细胞的血栓与较少的操作次数相关。然而富含红细胞的血栓柔软易碎,血栓通常会在取回过程中碎裂并向远端移动,阻塞较小的远端血管并导致完全血运重建率降低(在线视频S1)。富含纤维蛋白/富含血小板的较硬血栓不易碎裂,取回时通常会完全清除,并且由于缺乏远端栓子,通常会实现完全血运重建。


为验证体外血栓切除系统的临床相关性,将床柜CA和联合技术的体外血栓切除成功率与先前发表的临床研究进行了比较。体外血栓切除模型中MCA-M1闭塞的FPE 和最终血运重建结果与先前公布的临床数据相当,表明我们的体外血栓切除模型和人类血栓类似物提供了体内临床情况的合理模拟。基于上述结果,与传统 6F CA和联合技术相比,使用Millipede 088 CA可以实现更好血运重建结果。尽管088"ID 导管的早期临床经验表明安全有效,但需要在更大规模临床研究中得到证实。


本研究有局限性。首先,只测试了一种STR装置(Solitaire 6×20mm)、一种6F 抽吸导管(SOFIA Plus 0.070")和一种088"抽吸导管(Millipede 088)。许多不同STR装置(Solitaire、Trevo、EMBOTRAP、Tigertriever 等)具有不同直径(2.5–9.0mm)和可用长度(20–53mm)。值得注意的是,使用更长STR(≈40 mm)与更高的首过再灌注率有关,而更大直径(6mm vs. 4mm)的STR似乎与更差的再灌注结果相关。同样,内径0.068"-0.074" 的几种6F远端抽吸导管(SOFIA Plus、React 71、AXS Vecta 71 和 74、EMBOVAC 等)都可以使用。文献报道的血运重建成功率各不相同,但通常在类似尺寸装置的类似范围。作者仅选择了常用的STR和6F抽吸导管的代表性示例。其他088" 抽吸导管现在在美国也有售,但无法在本研究中测试。其次,体外血栓切除模型不包含M3和M4,意味着远端栓子对血运重建的真实影响无法全面评估。然而远端栓子大小被分类,可根据血管直径推测可能阻塞的下游动脉。此外,模型中缺少M3和M4血管意味着没有机会尝试取出远端栓子,因此最终体外TICI评分可能比临床上看到的稍差。


结论

这项体外研究中,使用新型Millipede 088抽吸导管的接触抽吸在ICA-T和MCA-M1闭塞中实现了最佳的FPE和最终mTICI 率。与使用6F装置的联合技术相比,联合使用Millipede 088可提高血运重建性能。就现有技术而言,6F CA似乎是MCA-M1栓子更有效的治疗策略,而STR+抽吸导管的联合使用可能为ICA-T闭塞提供手术益处。


视频1:MCA-M1的体外取栓模型上,比较三种不同取栓方式的效果:0.088"抽吸导管直接抽吸 vs.0.070"抽吸导管直接抽吸 vs.0.070"抽吸导管+取栓支架+BGC联合取栓。结果显示:088导管直接抽吸效果最好,FPE和最终mTICI2c-3均达到100%。

俱乐部评论

早先在俱乐部公众号介绍过088抽吸导管,Bigger is better:0.088抽吸导管,本次翻译这篇,来自同一个作者团队。他们在原先基础上,将088抽吸和目前常规技术进行了更广泛的对比。包括2个闭塞部位(ICT-T & MCA-M1),2种血栓类型(软 vs.硬),2种取栓方式(直接抽吸 vs. 联合技术)的各3种器械组合。

最终的试验结果是:088导管直接抽吸效果最好,不论部位,不论血栓类型。


现有常规技术里,直接抽吸和联合技术显示了各自的部位特异性优势:在MCA-M1,直接抽吸效果更好;在ICA-T,联合技术更优。


对于血栓组织特点,试验结果提示富含红细胞的柔软且大负荷血栓,FPE率最低。


088"抽吸导管在体外取栓模型的强势表现,让我们对其未来临床应用充满期待。


乔宏宇

2022-06-08

声明:脑医汇旗下神外资讯、神介资讯、脑医咨询、AiBrain所发表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脑医汇及主办方、原作者等相关权利人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裁切、录制等。经许可授权使用,亦须注明来源。欢迎转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