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申请投审稿用户
申请投审稿用户需要填写邮箱和上传个人简历

吲哚青绿荧光血管造影术在小儿外科手术中的应用

2021-11-18 邵将 邱天明 王知秋

0

吲哚青绿荧光血管造影是一种能够实时显示组织灌注的成像技术。




































































































































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普外科的Annie Le-Nguyen等在PubMed、Medline、All EBM Reviews、EMBASE、Mental INFO和CINAHL数据库中检索,选取64篇有关ICG-FA的文献进行系统回顾和综述,文章发表于2021年9月《Frontiers in Pediatrics》在线。


——摘自文章章节

【Ref: Le-Nguyen A, et al. Front Pediatr. 2021 Sep 13;9:736242. doi: 10.3389/fped.2021.736242. eCollection 2021.】


研究背景




吲哚青绿荧光血管造影(Indocyanine green fluorescence angiography,ICG-FA)是一种能够实时显示组织灌注的成像技术。近年来,ICG-FA应用于儿科患者的治疗迅速普及。为明确ICG-FA在儿科外科患者围手术期应用的效果,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普外科的Annie Le-Nguyen等在PubMed、Medline、All EBM Reviews、EMBASE、Mental INFO和CINAHL数据库中检索,选取64篇有关ICG-FA的文献进行系统回顾和综述,文章发表于2021年9月《Frontiers in Pediatrics》在线。


研究结果



研究发现,ICG-FA技术是一种很有前途的手术辅助工具,在儿科患者中使用很安全。64篇文献中,含664例儿科患者;其中29例(45%)ICG-FA应用外周静脉注射。乳糜胸和淋巴/静脉手术时需要皮下注射ICG;精索静脉曲张切除则直接注射到同侧睾丸;特殊适应症,包括原发性肝母细胞瘤、转移性肝母细胞瘤、胆道闭锁以及胆囊切除术等,多在术前18-72h注射ICG。但吲哚青绿的剂量和注射时间根据手术者和适应证决定。由于目前的研究并未涉及患者的体重、给药途径和ICG稀释等因素,给ICG-FA应用推广带来困难。

在小儿外科和小儿泌尿外科中,ICG-FA已应用在8例胆囊切除术,6例原发性及转移性肝母细胞瘤切除术,5例精索静脉曲张切除术,5例肾切除术以及乳糜漏和腹水。4例肠切除术和吻合口缝合,1例肝细胞癌切除,1例腹部肿块切除和1例气管食管瘘修补。

小儿神经外科医生采用ICG-FA对4例烟雾病患儿的搭桥吻合口进行解剖评估和确认通畅性。应用ICG-FA检出3例脑肿瘤、2例动静脉畸形、1例脑真菌性动脉瘤和1例颅内软脑膜动静脉瘘。

在小儿心脏疾病手术中,3例ICG-FA用于先天性心脏手术和2例术后乳糜胸治疗。儿童整形外科中,应用于8例淋巴管和静脉畸形治疗和3例检测组织灌注。骨科手术指征少见,仅2例创伤手术和1例股骨肉瘤患者的旋转成形术。

在儿科患者中,吲哚青绿对于诊断血管、淋巴管和肝胆结构疾病很有帮助。57项(89%)儿科研究报告,使用ICG-FA的潜在好处和成功的结果。对需要淋巴管成像的危重患者,ICG-FA可以在床边进行。此外,有研究发现,ICG-FA有助于检测儿童肿瘤,如原发性肝母细胞瘤合并或不合并肺和腹膜转移,尤其是在胸腔镜下进行手术,不可能有触觉时。在胆道闭锁的手术中,吲哚青绿可发现胆漏,从而降低术后发病率,以及促进患者术后高胆红素血症正常化。两项研究观察到患者术后粪便中的荧光,可能对评估胆汁排泄和肠道功能有作用。ICG用于儿童自体耳再造术中皮瓣血管的评估,降低手术翻修率。


结论



目前,吲哚青绿荧光血管造影术的主要限制因素是设备条件和相关费用。另外,研究发现,与ICG相关的不良事件发生率为1/42000,最常见荨麻疹、低血压、晕厥和血管迷走神经反应等。作者指出,吲哚青绿的剂量和给药方法根据手术适应证的不同而不同;64项研究中,仅24项(38%)充分论述吲哚青绿的剂量。作者认为,需要进行更大规模的临床对照研究,以确定各种专科适应证,并制定儿童使用ICG的合适剂量和给药时机。


5.png


声明:脑医汇旗下神外资讯、神介资讯、脑医咨询所发表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脑医汇及主办方、原作者等相关权利人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裁切、录制等。经许可授权使用,亦须注明来源。欢迎转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