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申请投审稿用户
申请投审稿用户需要填写邮箱和上传个人简历

组蛋白H3 K27M突变的成人弥漫性中线胶质瘤的临床、影像学和遗传学特征

2021-03-17 高谋 邹丹 邱天明 王知秋

0

2016年,WHO用“弥漫性中线胶质瘤,H3 K27M突变型”的新命名替换先前的“弥漫内生型桥脑胶质瘤”和其它位于脑、脊髓中线、具有组蛋白3突变的一组肿瘤。

美国旧金山市加利福尼亚州大学神经外科的Jessica D. Schulte等研究“DMG,H3 K27M突变型”成人患者的临床、影像学和遗传学特征,结果发表于2020年10月的《Neuro-Oncology Advances》在线。


——摘自文章章节


【Ref: Schulte JD, et al. Neurooncol Adv. 2020 Oct 22;2(1):vdaa142. doi: 10.1093/noajnl/vdaa142. eCollection Jan-Dec 2020.】


研究背景



2016年,WHO用“弥漫性中线胶质瘤(DMG),H3 K27M突变型”的新命名替换先前的“弥漫内生型桥脑胶质瘤(DIPG)”和其它位于脑、脊髓中线、具有组蛋白3突变的一组肿瘤。H3 K27M突变约占儿童中线胶质瘤的80%,预后不良,中位总生存期(mOS)仅10-14个月。“DMG,H3 K27M突变型”成人患者比儿童少见,目前对成人患者的预后尚不清楚。美国旧金山市加利福尼亚州大学神经外科的Jessica D. Schulte等研究“DMG,H3 K27M突变型”成人患者的临床、影像学和遗传学特征,结果发表于2020年10月的《Neuro-Oncology Advances》在线。

研究方法



研究纳入2014年至2019年间60例“DMG,H3 K27M突变型”成人患者,收集患者的人口统计学、影像学和病理学特征、治疗、进展和生存率等资料,并采用二代测序(NGS)检测部分肿瘤。应用Kaplan-Meier法建模,单因素和多因素分析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

研究结果



60例“DMG,H3 K27M突变型”成人患者,在确诊时年龄25-41岁,中位数32岁;男性占55%;87%患者KPS≥70。肿瘤63%位于幕上间脑区,57%起源于丘脑。10例肿瘤位于脊髓,其中50%位于胸段,2例位于脊髓圆锥。


60例“DMG,H3 K27M突变型”成人患者的MRI-T1加权增强成像显示,79%肿瘤明显强化,常为不均匀强化,其次是弥漫性或均匀性强化,或仅为环形强化(图1)。分析发现,MRI-T1加权成像强化与OS或PFS无关。


图1. “成人DMG,H3 K27M突变型”的MRI影像学特征。A. 60例患者MRI增强的特征描述。B. 注射造影剂后MRI-T1加权肿瘤无强化(B1)和FLAIR图像(B2)。血管穿过左侧丘脑肿瘤(白色箭头),脑室周围FLAIR高信号提示继发于急性梗阻性脑积水的血流(红色箭头)。C. “DMG,H3 K27M突变型”肿瘤的不同强化模式:结节性强化(C1),边缘薄层强化(C2),不均匀强化(C3),边缘厚层强化(C4),弥慢性或均匀强化(C5)和浸润性病变伴有圆锥病变和软脑膜扩散(C6)。


“DMG,H3 K27M突变型”成人患者中,73%进行肿瘤活检术。术后98%患者接受放疗(XRT)结合其它治疗,其中74% XRT同步TMZ治疗,随后单独给予TMZ辅助疗法。中位随访时间为59.2个月(95% CI,23.8-NA)。66%患者死亡前发现肿瘤进展。在肿瘤进展期,近半数患者给予贝伐珠单抗治疗,26%患者重复XRT治疗和结合TMZ、洛莫司汀或卡莫司汀和临床试验药物。


成人“DMG,H3 K27M突变型”的病理学和遗传学特征:62%患者肿瘤内有坏死或微血管增生。免疫组化和二代测序(NGS)均显示H3 K27M突变,IDH1和IDH2基因阴性。91%患者MGMT启动子未甲基化。FISH和NGS均显示EGFR基因未扩增。


21例患者进行二代测序。20例H3F3A基因发生K27M突变。除H3 K27M突变外,最常见的突变基因包括TP53、PPM1D、FGFR1、NF1和ATRX。7例(33%)患者TP53突变,其中5例PPM1D突变,2例MDM2扩增。7例(33%)患者FGFR1激酶结构域错义突变。7例(33%)患者NF1基因突变,其中4例NF1多重突变。3例患者PDGFRA突变,其中2例伴随一个等位基因突变。二代测序发现,6例(30%)患者ATRX突变,免疫组化显示另有2例患者ATRX缺失。Kaplan–Meier法、Cox比例风险回归分析,或Fisher精确检验评估发现,上述常见的基因突变与患者OS或PFS无明显相关性。

结论



研究表明,60例患者中位PFS为9.6个月(95% CI,7.4-14.3),mOS为27.6个月(95% CI,19.1-36.7)。比癌症基因组图谱(TCGA)数据库中GBM,IDH野生型而未知H3 K27M突变的成人患者生存期mOS 13.9个月更长(95% CI,12.2-15.2;P<0.001);也明显比儿童患者的mOS(95% CI,10.2-12.0;P<0.001)更长。此外,位于丘脑的“DMG,H3 K27M突变型”成人患者的mOS与儿童患者的mOS相比有显著差异(30.4个月:13.0个月;P<0.0004)。


该研究阐述“DMG,H3 K27M突变型”成人患者的临床、影像学和遗传学特征。与GBM,IDH野生型成人患者和“DMG,H3 K27M突变型”儿童患者相比,“DMG,H3 K27M突变型”成人患者的生存期更长。因此作者认为,成人的“DMG,H3 K27M突变型”是一组异质性肿瘤,与儿童患者肿瘤的解剖部位、遗传驱动和临床预后不同。因此应采用与儿童DMG患者和成人弥漫性胶质瘤不同的治疗策略,以期获得较佳的治疗效果。作者建议,对DMG成人患者进行免疫组化或基因测序,明确是否存在H3 K27M突变,对患者的预后和选择治疗方法至关重要。


声明:脑医汇旗下神外资讯、神介资讯、脑医咨询所发表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脑医汇及主办方、原作者等相关权利人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裁切、录制等。经许可授权使用,亦须注明来源。欢迎转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