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申请投审稿用户
申请投审稿用户需要填写邮箱和上传个人简历

有创神经监测可用于预测aSAH后发生迟发性脑缺血

2021-02-07 任斌 陈晓霖 刘创宏

0

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年发病率为9.1/10万人;继发的迟发性脑缺血可导致临床预后不良。




































































































































德国亚琛工业大学附属医院神经外科的Michael Veldeman等在2014年将INM引入临床,并对INM在DCI诊疗中的作用进行研究。结果发表在2020年12月的《Neurocrit Care》在线。


——摘自文章章节


【Ref: Veldeman M, et al. Neurocrit Care. 2020 Dec 10. doi: 10.1007/s12028-020-01169-x. [Epub ahead of print]】


研究背景




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aneurysmal subarachnoid hemorrhage,aSAH)年发病率为9.1/10万人;继发的迟发性脑缺血(delayed cerebral ischemia,DCI)可导致临床预后不良。aSAH后血管痉挛是造成DCI的诱因,其中包括皮质扩散性去极化、微血管痉挛、微血栓形成和脑血流自动调节的功能失调。既往研究报道,aSAH的Hunt and Hess scale(H&H)分级1级和2级(指轻度至重度头痛,而意识状态未发生明显改变)的患者发生DCI的风险较低,预后良好;但一旦病情恶化,导致意识丧失。目前临床上还无法对H&H分级1级和2级aSAH后DCI的发生进行预测。有创神经监测(invasive neuromonitoring,INM),包括脑组织氧饱和度监测(tissue oxygen monitoring,PtiO2)和脑微透析(cerebral microdialysis,CMD)有助于识别DCI发生,并可提供床旁持续监测。德国亚琛工业大学附属医院神经外科的Michael Veldeman等在2014年将INM引入临床,并对INM在DCI诊疗中的作用进行研究。结果发表在2020年12月的《Neurocrit Care》在线。


研究方法



该单中心观察性队列研究,在前期工作结果的基础上将2010年至2018年期间年龄18-90岁、蛛网膜下腔出血H&H分级良好的135例患者纳入研究。根据引入INM时间将患者分成两组,即pre-INMSecD组和post-INMSecD组;应用INM单一或同时监测aSAH患者的PtiO₂和CMD;在出现DCI时,PtiO₂<10mmHg或乳酸/丙酮酸>40,立即进行诱导血压升高或血管内治疗。主要预后指标为12个月后GOSE评分以及分析影像学检查结果。

研究结果



研究者对54例病情继发性恶化的aSAH患者进行最终分析,其中pre-INMSecD组28例,post-INMSecD组26例。pre-INMSecD组14例(50%)、post-INMSecD组16例(61.6%)患者在12个月后的GOSE评分表现良好(P=0.253)。post-INMSecD组14例(61.6%)在术后恢复明显改善,pre-INMSecD组在术后恢复明显改善患者6例(50.0%);两组差异有显著意义(p=0.014)。pre-INMSecD组8例(28.6%)发生静止性脑梗死,post-INMSecD组为2例(7.7%)患者;两组差异有显著意义(p=0.048)。pre-INMSecD组12例(42.8%)出现DCI相关性脑梗死,而post-INMSecD组为4例(23.1%);两组差异有显著意义(p=0.027)。CT检查次数,pre-INMSecD组9.8±5.2,post-INMSecD组6.1±4.0;前者明显高于后者(p=0.003)。



结论



该研究结果表明,H&H分级良好的aSAH患者继发出现DCI的病例并不少见。对患者引入INM预测和指导DCI的治疗可改善预后、降低脑梗死发病率以及减少CT随访次数。


声明:脑医汇旗下神外资讯、神介资讯、脑医咨询所发表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脑医汇及主办方、原作者等相关权利人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裁切、录制等。经许可授权使用,亦须注明来源。欢迎转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