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申请投审稿用户
申请投审稿用户需要填写邮箱和上传个人简历

皮质扩散去极化是预测aSAH后脑损伤的预后标记物

2020-11-20 蔡恒 陈晓霖

0

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后发生缺血性脑损伤和认知功能障碍,严重影响患者预后。

美国哈佛大学神经血管研究中心的Kazutaka Sugimoto和David Y. Chung总结近年来多个研究进行的SD在SAH的影响机制的临床试验结果,并展望SD的应用前景。该综述发表在2020年4月的《Neurotherapeutics》杂志上。


——摘自文章章节

【Ref: Sugimoto K & Chung DY, et al. Neurotherapeutics. 2020 Apr;17(2):497-510.  doi: 10.1007/s13311-020-00850-5.】


研究背景



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aSAH)后发生缺血性脑损伤和认知功能障碍,严重影响患者预后。SAH的脑损伤机制,除脑中小血管痉挛、微血栓形成和炎症反应等因素外,皮质扩散性去极化(spreading depolarizations,SD)也是重要因素。SD为神经元细胞大量去极化,并通过皮质传播至周围脑组织的病理过程。动物研究已证实SD加重缺血性脑损伤,也是SAH治疗的潜在靶点。美国哈佛大学神经血管研究中心的Kazutaka Sugimoto和David Y. Chung总结近年来多个研究进行的SD在SAH的影响机制的临床试验结果,并展望SD的应用前景。该综述发表在2020年4月的《Neurotherapeutics》杂志上。


研究结果



作者在Pubmed上检索2019年4月24之前发表的关于SAH与SD相关性研究文献,最终纳入43篇文章,并按研究内容分为3类:临床观察研究、动物研究和临床治疗研究。20篇临床观察研究大多数为前瞻性,证实植入硬膜下电极记录直流电位是检测SD的金标准,其中包括2006年发表的具有里程碑式的文章,发现72%的SAH患者出现SD,指出SD与SAH患者的预后不良密切相关,主要机制包括脑血流量变化、颅内供氧和大脑新陈代谢的改变等。20篇动物研究涉及多物种包括猫、小鼠、猪和大鼠等,采用多种方法诱导SAH,通过判定脑梗死体积、测定Na+/K+ATP酶活性、统计死亡率和评估神经功能结果来确定SD对SAH的作用。其中最常用的研究是建立大鼠SAH模型探索SAH后SD介导的脑损伤。结果显示一氧化氮、细胞外钾、神经血管偶联、缺血、ATP酶活性和钙信号均起重要作用。而针对SD的几种干预措施也在动物模型中测试,发现静脉扩容联合尼莫地平、西洛他唑(磷酸二酯酶抑制剂)和丙戊酸钠等都能够通过干预SD减轻SAH后脑损伤。但是目前只有2篇针对SD来预防SAH的前瞻性临床治疗研究文章,尝试使用NMDA受体拮抗剂氯胺酮来阻断SD。


结论



该综述详细描述SD、SAH和患者神经功能预后之间的关系,指出大量证据表明SD与SAH患者的生理病理学变化及预后不良密切相关。SD既是SAH治疗的潜在靶点,也是预测SAH脑损伤严重程度潜在的生物标志物。作者认为,开展进一步临床前动物模型和临床试验验证该综述的结论非常必要。


声明:脑医汇旗下神外资讯、神介资讯、脑医咨询所发表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脑医汇及主办方、原作者等相关权利人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裁切、录制等。经许可授权使用,亦须注明来源。欢迎转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