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申请投审稿用户
申请投审稿用户需要填写邮箱和上传个人简历

汤志伟副教授:STA-MCA bypass+载瘤动脉近端夹闭治疗复杂大脑中动脉瘤一例

2020-11-19 汤志伟

0

由汤志伟副教授带来的STA-MCA bypass+载瘤动脉近端夹闭治疗复杂大脑中动脉瘤一例,欢迎观看、分享。

今日与大家分享的是《正海-妙术视界》第二百二十八期,由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神经外一科汤志伟副教授带来的STA-MCA bypass+载瘤动脉近端夹闭治疗复杂大脑中动脉瘤一例,欢迎观看、分享。


专家简介

汤志伟,医学博士,副教授,副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本科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博士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师从我国著名神经外科大师石祥恩教授。后到美国Barrow神经研究所进行脑血管病基础和临床博士后研究。于2018年和2019年分别师从中国烟雾病大师,上海华山医院徐斌教授和日本烟雾病大师、富山大学附属医院Kuroda教授学习烟雾病的诊断与治疗。


擅长脑血管病和脑肿瘤的临床诊疗,包括动脉瘤、烟雾病、颈动脉狭窄、动静脉畸形、胶质瘤、脑转移瘤、脑膜瘤、垂体瘤和颅咽管瘤等。特别是颅内外血管高流量搭桥治疗颅内复杂、巨大动脉瘤,中低流量搭桥治疗缺血性脑血病达到国内先进、云南领先地位。在云南率先组建脑胶质瘤与转移瘤多学科团队,团队可开展手术、放疗、化疗、免疫治疗和电场治疗等治疗手段,与国际治疗手段同步。


目前主持国家自然基金2项,省部级课题3项。发表SCI文章15篇,其中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SCI文章9篇,单篇最高影响因子5.4分,引用75次;中文核心文章12篇。云南省中青年学术和技术带头人,云南省高层次卫生后备人才,云南省“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获云南省卫生科技成果一等奖(排名第一)。云南省医师协会神经修复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云南省预防医学会卒中预防与控制委员会常务委员,欧美同学会脑血管病分会第一届会员。




病史简介




姓名:王XX,性别:女,年龄:50岁。


主诉:头外伤后检查发现大脑中动脉瘤2周。


现病史:患者于2周前劳动中不慎摔倒,头枕部着地,无昏迷、头痛、抽搐、肢体活动不灵等,到当地医院就诊,行头颅CT及CTA检查提示“大脑中动脉瘤”,未予特殊处理,为进一步诊治,到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就诊,门诊以“大脑中动脉瘤”收入神经外科,病程中患者精神饮食可,二便正常,体重无明显变化。


专科查体:神志清楚,查体合作,言语流利,计算、定向力正常,双侧眼球活动正常,双侧瞳孔等大等圆,直径约2.5mm,对光反射存在,四肢肌力5级,肌张力正常,双侧肢体深浅感觉正常,双侧babinski征阴性。


图一:MRI显示MCA动脉瘤。


图二:DSA显示右侧M2-3段蛇形动脉瘤及手术方案。





诊疗思路




患者诊断为右侧大脑中动脉M2-3段蛇形动脉瘤,常规介入治疗及开路夹闭均难于安全有效处理动脉瘤。我们采用STA-M3 bypass+动脉瘤近端夹闭,血流反流治疗该动脉瘤。搭桥后改变了动脉瘤的血流方向,可使动脉瘤血栓形式,萎缩,最终达到影像上不显影;同时搭桥血管可提供远端血管及近端穿支血管血流,避免术后缺血,造成并发症。


图三:术中图片及血管彩色荧光显示STA-M3吻合通畅,近端夹闭载瘤动脉后,动脉瘤血栓开始形成,荧光造影不显影。


图四:术后CT显示动脉瘤内血栓形式,CTA显示桥血管通畅,动脉瘤不显影。


图五:术后CTP提示右侧大脑中动脉供血区无血流下降。


术后情况


▲▲▲

患者无神经功能缺失,术后CTA显示动脉瘤不显影,CTP显示脑组织灌注正常,无缺血影像。GOS评分5分。





讨 论




复杂动脉瘤是指体积巨大(>2cm)、微小如血泡样动脉瘤(BBA)、位置较深如后循环动脉瘤、瘤体或瘤顶有供血动脉发出、影像学检查显示动脉瘤内含有大量血栓或瘤颈钙化难以夹闭等类型,采用常规手术直接夹闭或者介入治疗难以获得成功,常出现动脉瘤夹闭不全、复发,脑梗死等后遗症。


显微神经外科时代,血管吻合技术为解决该类动脉瘤提供新的思路,通过颅外血管与动脉瘤远端血管吻合,保障供血区域脑组织灌注,夹闭动脉瘤近端载瘤动脉阻断动脉瘤血供,改变动脉瘤的血流动力学,动脉瘤内能在短时间内即形成血栓,闭塞动脉瘤(该病人术后当天复查的CT即提示动脉瘤内血栓形成),目前国内外均有报道利用血管搭桥+动脉瘤孤立技术处理颅内复杂动脉瘤,取得较好的效果[1-4]




结 论




采用血管吻合进行血流重建及改变血流方向,可以有效处理颅内复杂动脉瘤,是一种良好的治疗方式,在介入治疗及普通动脉瘤夹闭存在困难或者风险较大时,应充分考虑使用该术式。

参考文献


▲▲▲
[1]  Abdulrauf SI, Sweeney JM, Mohan YS, et al. Short segment internal maxillary artery to middle cerebral artery bypass: a novel technique for extracranial - to - intracranial bypass. Neurosurgery, 2011, 68:804-809.
[2]  Lawton MT, Hamilton MG, Morcos JJ, et al. Revascularization and aneurysm surgery: current techniques, indications, and outcome. Neurosurgery, 1996, 38:83-94.
[3]  Zhang SR, Li M, Zhi XL, et al. Intracranial-extracranial vascular bypass and trapping aneurysms for the treatment of complex middle cerebral artery aneurysms. Zhonghua Shen Jing Wai Ke Za Zhi, 2007, 23:812-815. [张世荣,李萌,支兴龙,等. 颅内-外血管搭桥加孤立术治疗大脑中动脉复杂动脉瘤.中华神经外科杂志, 2007, 23:812-815.]
[4]  Xu BN, Sun ZH, Jiang JL, et al. Bypass and revascularization in the treatment of complex intracranial aneurysms. Zhonghua Shen Jing Wai Ke Za Zhi, 2009, 25:19-22. [许百男,孙正辉,姜金利,等.搭桥血管重建技术在颅内复杂动脉瘤治疗中的应用.中华神经外科杂志, 2009, 25:19-22.]





声明:脑医汇旗下神外资讯、神介资讯、脑医咨询所发表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脑医汇及主办方、原作者等相关权利人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裁切、录制等。经许可授权使用,亦须注明来源。欢迎转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