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申请投审稿用户
申请投审稿用户需要填写邮箱和上传个人简历

「编译文章」每周回顾

2020-10-18 神外资讯

0

10月最新的编译文章来啦,真的不看看吗?
01
神经介入
01


编译作者:Xiaoye


摘要:

颅内动脉粥样硬化性疾病(intracranial atherosclerotic disease,ICAD)是全球卒中的常见原因,尽管进行了最佳药物治疗,但卒中复发率仍较高。ICAD的血管内治疗(Endovascular therapy,EVT)与支架置入经皮腔内血管成形术(PTAS)和经皮腔内血管成形术(PTA)较高的再狭窄发生率(高达30%)相关,这是该治疗方式的主要中期至长期限制。药物涂层球囊经皮腔内血管成形术(drug-coated balloon percutaneous transluminal angioplasty,DCB-PTA)可能可以克服这些缺点。药物涂层球囊(drug-coated balloons,DCB)大多是涂有抗增殖药物和复杂辅料的半顺应性球囊,能够在充盈至血管壁时快速输送活性药物。有研究报道了DCB治疗症状性颅内高度动脉粥样硬化性狭窄(symptomatic intracranial high-grade atherosclerotic stenosis,sICAS)的可行性和安全性。然而,由于样本量较少及随访时间较短,关于DCB的经验仍然有限。因此,来自瑞士阿劳州立医院神经放射科的Philipp Gruber等人开展了此项研究,旨在在33例患者中评估可行性和安全性以及卒中复发率,相关结果发表在2020年7月的《Clin Neuroradiol》上。


点击阅读全文:药物涂层球囊治疗高度症状性颅内狭窄


02


编译作者:Xiaoye


摘要:

Tigertriever是由Rapid Medical公司新研发的一款全程可视可回收取栓支架,其创先点在于术者可通过操作柄上的滑块调节支架头端的直径从而更好的适应闭塞血管。迄今为止,关于该器械的临床数据很少。为此,来自瑞士阿劳州立医院神经放射科的Philipp Gruber等人开展了此项研究,旨在评估Tigertriever装置在急性缺血性卒中(Acute Ischemic Stroke,AIS)患者中的可行性、安全性和有效性,相关结果发表在2020年07月的《Interv Neuroradiol》上。


点击阅读全文:新型可调节直径Tigertriever取栓装置的临床应用:瑞士前瞻性多中心研究


03


编译作者:孙博文


摘要:

尽管血管内治疗对于前循环大血管闭塞(LVO)所致卒中效果显著,但其最佳麻醉方式仍有争议,有少数研究比较了全身麻醉(GA)和清醒镇静(CS)的结果,但结果相互矛盾。在单中心试验SIESTA中,CS与GA的预后无显著差异。最近的一项荟萃分析发现,与CS相比,GA与术后3个月时的残疾程度显著相关。然而,对HERMES的分析显示,不良结果与GA之间存在关联,这一发现也在对DEFUSE 3试验的二次分析中得到了证实。现有比较局部麻醉(LA)和其他麻醉技术(如GA和CS)的研究很少。先前的一项单中心回顾性研究将CS与LA进行了比较,发现CS与不良结局之间存在关联,且不减少手术时间或并发症。然而,该研究样本量较小且仅限于单中心。因此,来自法国南希的Francesco Benvegnù等人利用缺血性卒中前瞻性多中心血管内治疗试验ETIS的数据,比较了前循环LVO所致急性缺血性卒中取栓(MT)时LA和CS的差异。相关结果已在2020年9月发表于《Stroke》。


点击阅读全文:无镇静局麻条件下行前循环取栓预后较差


04


编译作者:张永智


摘要:

血管内治疗硬脑膜动静脉瘘(DAVF)的有效性及安全性已经得到了广泛的认可,然而对于前颅窝DAVF的治疗仍存在一些技术挑战。在经动脉途径(TA)中,这些病灶经常由眼动脉的筛窦支供应,因此导管超选远端血管及栓塞操作可能存在失明的可能。现已成功应用经静脉入路(TV)途径治疗DAVF,然而该技术并非没有风险,因为需要通过细小曲折的皮层静脉才能到达瘘口。我们报告了使用血管内栓塞治疗作为前颅窝DAVF一线治疗的多中心经验,同时比较TA与TV之间DAVF的闭塞率差异。


点击阅读全文:前颅窝硬脑膜动静脉瘘的血管内治疗:多中心病例系列


05


编译作者:王文佳


摘要:

后循环梭形动脉瘤(IAs)的治疗历来都颇具挑战。该研究报道了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近20年收治的后循环梭形IAs,旨在探讨此类脑血管疾病的治疗进展,报道如下。


点击阅读全文:后循环梭形动脉瘤的治疗


06


编译作者:张仕成


摘要:

医源性颈内动脉损伤有高发病率和高死亡率,相关并发症包括出血、血栓栓塞事件、创伤性海绵窦动静脉瘘(CCF)和创伤性假性动脉瘤。一般来说,医源性颈内血管损伤事件根据推断诊断或治疗手术进行分类,如血管造影术、经蝶窦和内窥镜鼻内手术(EES)、颅底手术和中心静脉导管置入术。医源性颈内动脉损伤在经蝶骨手术中尤其常见。这些病变的及时诊断明确和早期有效处理由为重要。传统的治疗方案是颈内动脉的外科结扎术,但外科结扎治疗方法有相当高的术后并发症。一小部分特定患者可以使用可解脱的球囊闭塞血管,但需要在术前对患者进行球囊闭塞试验评估对侧代偿血流是否充足。最近血管内治疗方式的血管重建支架和血流导向装置已经成为治疗颈内动脉损伤的可靠方案,但到目前为止,评价该种新的治疗方式的文献很少,并且大多基于单病例报告或小数量样本的文献报告。其他类型的颈内动脉损伤(感染,交通事故等)的血管内介入治疗相关文献数量很多,但是由于存在合并其他器官损伤及不同的损伤机制,这些类型的颈内动脉损伤治疗方式会发生改变。颅脑损伤患者使用抗血小板药物存在较大的风险,医源性损伤事件可能会导致后续治疗方案无法实施,这些病例的后续治疗更加复杂和不可控,还有因再次计划外手术病人的管理更加困难。此次研究的目的是通过对最新文献回顾评估鼻内手术后医源性颈内动脉损伤血管内重建效果和相关并发症。


点击阅读全文:鼻内手术后医源性颈内动脉损伤血管内重建的系统回顾


07


编译作者:高谋


摘要:

尽管血管内治疗(EVT)在前循环缺血性脑卒中(AIS)患者中的疗效已得到充分证明,但EVT后早期神经功能恶化仍然是与预后不良相关的重要问题。除了缺乏再灌注、手术并发症或脑实质出血等因素外,可能仍无法解释早期神经功能恶化(UnEND)。该研究旨在探索AIS患者EVT后UnEND的预测因素,报道如下。

点击阅读全文:急性缺血性卒中血管内治疗后无法解释的早期神经功能恶化的预测因素


08


编译作者:赵晓曼


摘要:

脑机接口(Brain-machine interface,BMI)是大脑与外部设备间建立的可以监测和转化神经元信号的直接连接通路。临床上可为患者进行神经功能康复,也可以通过将神经元信号转化为辅助设备的控制信号(如轮椅或机器人假肢)。目前皮层脑机接口已被证明是有效的,但传统的电极放置方法存在诸多并发症(如血肿、血脑屏障破坏)。此外直接电极阵列植入不适用于测量深层皮层和大脑结构中的神经元信号。目前已经有文章对血管内电极置入的方法进行探究。本文是关于血管内支架电极阵列置入的综述,探讨信号采集及解码、脑内电信号刺激、电极特性及植入持久性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点击阅读全文:血管内支架电极置入脑机接口系统综述


02
创伤类
01


编译作者:王乙茹 冯军峰


摘要:

创伤性脑损伤(TBI)是由外力作用引起的脑功能病理性改变。据估计,全世界每年出现5000万新的脑外伤患者,每10分钟就有一人死亡。因此,脑外伤是导致人们神经功能障碍的重要原因。在创伤性脑损伤救治中,非侵入性持续地监测脑氧合和颅内压(ICP)至关重要。英国伦敦大学城市分校数学、计算机科学和工程学院生物医学工程研究中心的María Roldán等研究创伤性脑损伤治疗中的非侵入性多模式监测技术。文章发表于2020年9月《Journal of Neurotrauma》在线。


点击阅读全文:创伤性脑损伤的多模式无创监护技术


02


地塞米松.png

编译作者:汪耿夫 杜倬婴


摘要:

目前,对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aSAH)患者使用皮质类固醇仍然存在争议。一项小型随机、双盲和安慰剂对照试验发现,与安慰剂相比,皮质类固醇(甲基强的松龙,16mg/kg,3天)治疗,对aSAH患者术后1年的功能预后具有潜在的疗效,但结果受到94例样本数的限制。目前的指南不支持对aSAH患者常规使用糖皮质激素,认为高剂量糖皮质激素增加不良并发症的发生风险,包括感染、高血糖和精神症状。美国马塞诸塞大学医学院神经内科的Małgorzata M. Miller等分析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DXM)与aSAH患者需要接受脑室腹腔分流术(ventriculoperitoneal shunt,VPS)的比例、功能预后及其它并发症的关系;结果发表在2020年8月的《Neurocrit Care》在线。


点击阅读全文:地塞米松与aSAH患者的脑脊液分流术、早期功能不良及并发症的相关性


03


经颅.png

编译作者:崔庭凯 冯军峰


摘要:

部分轻度创伤性脑损伤(mild traumatic brain injuries,mTBI)患者出现持久的长期症状,包括认知缺陷、头痛和精神疲劳,称为脑震荡后综合征(post-concussion syndrome,PCS)。目前,PCS的治疗有药物治疗、前庭和视力康复、认知行为治疗和物理治疗等。然而,2018年发表的对PCS治疗的meta分析指出,上述疗效有限。已有研究表明,经颅脉冲电磁场刺激治疗对抑郁症、帕金森患者有效。目前,尚未研究将该技术应用到脑震荡后综合征治疗。丹麦哥本哈根神经生物学研究所的Claire Prener Miller等开展研究,评估脑震荡后综合征患者经颅脉冲低频电磁刺激(Transcranial pulsating low-frequency electromagnetic stimulation,T-PEMF)治疗的可行性和耐受性,结果于2020年6月发表在《Acta Neurol Scand》在线。


点击阅读全文:经颅低频脉冲电磁场治疗脑震荡后综合征


04


重型.png

编译作者:马晓晔 郑锋


摘要:

重型创伤性脑损伤(severe traumatic brain injury,sTBI)的急诊处理,包括开颅血肿清除或颅内压(Intracranial pressure,ICP)探头置入。脑外伤基金会(BTF)建议,将ICP监测应用于所有sTBI和CT扫描异常的患者,以最大程度地减少继发性脑损伤。但BTF未提供ICP探头放置时机的建议。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北部医科大学神经外科的Haydn Hoffman等开展研究,确定伤后早期与晚期置入ICP探头对sTBI患者预后的影响。结果发表在2020年6月的《Neurocrit Care》在线。


点击阅读全文:重型颅脑损伤患者监测颅内压的时机


05

编译作者:朱磊 杜倬婴


摘要:

脑积水是去骨瓣减压术(DC)的并发症之一,成人发生率约为11.9%-36%。脑室腹腔分流术(VPS)是治疗脑积水的有效手段。意大利马尔凯理工大学医学院神经外科的Davide Nasi等对DC术后3月内的早期颅骨成形术是否可减少脑积水的发生率,作Meta分析,结果发表于2020年5月《Surg Neurol Int》在线。


点击阅读全文:早期颅骨修补可减少脑积水的发生率


03
脑肿瘤类
01


TERT.png

编译作者:张鹏 邱天明


摘要:

地西他滨(Decitabine,DAC)属DNA甲基转移酶抑制剂(DNA methyltransferase inhibitors,DNMTi),可下调突变型端粒酶逆转录酶(telomerase reverse transcriptase,TERT)启动子的表达。临床前研究显示,DAC对异柠檬酸脱氢酶1(IDH1)突变型胶质瘤具有明显的抗肿瘤活性。但DNMTi如何下调TERT表达的机制仍未完全明确,德国海德堡大学医院神经病学和神经肿瘤学临床中心的Jong-Whi Park等研究DAC对胶质瘤的作用机制和治疗效果的决定因素,结果发表于2020年9月的《Neuro-Oncology》在线。


点击阅读全文:TERT和DNMT1表达预测胶质瘤对地西他滨的敏感性


02


HGG.png

编译作者:高谋 邱天明


摘要:

高级别胶质瘤(HGG)是成人常见的恶性脑肿瘤。研究发现,异柠檬酸脱氢酶基因(IDH1)、肿瘤抑制蛋白p53(TP53)和地中海贫血、智力迟钝x连锁基因(ATRX)等分子标记对HGG的生物学行为、治疗策略和临床预后有重要的指导意义。12% HGG患者可检测到IDH1突变型(IDH-mut),而IDH-mut患者的总体生存期较IDH1野生型(IDH-wt)患者长。此外,HGG患者TP53突变常见,在57%继发HGG中,TP53突变与ATRX突变有重叠,但在原发HGG中则较罕见。近来研究尝试发现影像学与遗传学特征的相关性,从而能够从影像学预测HGG患者预后和对治疗的反应。由于HGG许多突变会影响代谢,因此基于体内代谢的成像技术可能有助于判断预后。如MRI波谱成像(MRS)可检测到一种IDH1-mut-HGG的代谢产物,即D-2-羟戊二酸(D-2-Hydroxyglutarate,D-2-HG)。西班牙阿利坎特综合性大学医院磁共振部门的Ángela Bernabéu-Sanz等研究HGG的主要遗传差异的不同的MRI和MRS成像表现,结果发表于2020年9月的《European Radiology》在线。


点击阅读全文:HGG的主要遗传差异表现为不同的MRI和MRS成像


03


一种.png

编译作者:马辰凯 邱天明


摘要:

中枢神经系统肿瘤分类分子和应用方法研究联合会(cIMPACT-NOW)建议,将具有①端粒酶逆转录酶启动子突变(pTERTmt),或②7号染色体拷贝数增加和10号染色体拷贝数丢失,或③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扩增的异柠檬酸脱氢酶1和2野生型(IDH1/2wt)WHO Ⅱ级或Ⅲ级弥漫性低级别胶质瘤(LGG),划分为具有胶质母细胞瘤(GBM)的分子特征,IDH1/2-野生型,WHO Ⅳ级的弥漫性星形细胞胶质瘤(IDH1/2野生型WHO IV级星形细胞胶质瘤)。荷兰鹿特丹港市大学医学中心Erasmus MC脑肿瘤中心神经科的C. Mircea S. Tesileanu等分析具有胶质母细胞瘤分子特征的IDH1/2野生型WHO Ⅳ级星形细胞胶质瘤患者的整体生存率(OS),发现其更接近WHO Ⅳ级的胶质母细胞瘤的OS。结果发表在2020年4月的《Neuro-Oncology》上。


点击阅读全文:一种具有GBM分子特征的IDH1/2野生型WHO Ⅳ级弥漫性星形细胞胶质瘤的新分类


04


依据.png

编译作者:陈志杰 花玮


摘要:

胶质母细胞瘤(GBM)是高度恶性的脑肿瘤。放射治疗可能改善GBM患者生存期,但目前预后仍非常差,术后总体生存期仅8-14个月。法国图卢兹大学克劳迪斯研究所肿瘤放射科的Anne Laprie等设计基于磁共振波谱(MRS)CHO/NAA比值绘制额外靶区,进行“剂量测绘”(dose-painting)的放疗Ⅲ期临床试验——SPECTRO-GLIO(NCT01507506),研究方案发表在2019年2月的《BMC Cancer》杂志。


点击阅读全文:依据MRS分析制定治疗GBM的新的放疗方案


04
脑血管外科
01


高场.png

编译作者:马晓晔 宋剑平


摘要:

颅内动脉瘤(intracranial aneurysm,IA)破裂所致脑卒中占所有脑卒中的1%-7%,死亡率和致残率均较高。因此,在出血前发现和治疗易破裂的IA有重要的临床意义。目前,遵循未破裂颅内动脉瘤国际研究(ISUIA)治疗分层的8条意见均依据IA尺寸和位置决定。随着MRI成像的广泛应用,小型的、破裂风险低的IA检出率不断地增加,因此需要更好的治疗分层方法以避免过度治疗。近年来,在分析大量IA不稳定性的诊断标志物中,最有希望成为治疗靶标的是环氧合酶2(cyclooxygenase 2,COX-2)。COX-2的作用是将花生四烯酸转化为前列腺素H2,后者又异构化为前列腺素E2。在人体内,COX-2在炎症过程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炎症反应增强时能够影响血管的形态结构,导致IA瘤壁的不稳定。德国埃森大学医院神经外科的Jan Rodemerk等开展研究,探讨IA瘤壁中COX-2的表达与临床1.0T、1.5T及3.0T MRI和超高场7T MRI图像特征的相关性,结果发表在2020年07月的《Stroke》在线。


点击阅读全文:高场强MRI中的动脉瘤壁低信号是动脉瘤不稳定的新型标志物


02


微血管.png

编译作者:张鹏 郑锋


摘要:

经乙状窦后入路的微血管减压术(microvascular decompression,MVD)通过切除枕骨、颞骨,暴露邻近横窦和乙状窦的硬脑膜,到达小脑桥脑角,安全显露V-IX颅神经,已成为颅神经压迫综合征外科治疗的“金标准”手术。但该手术可发生2%~10%的术后并发症,包括脑脊液(CSF)漏、假性脑膜膨出、切口裂开和感染等。目前,对与手术切口相关并发症的因素尚不十分明确。美国伯明翰阿拉巴马大学医学院神经外科的Elizabeth N. Alford等研究与MVD手术切口相关并发症的危险因素,结果发表于2020年4月的《Neurosurg Rev》在线。


点击阅读全文:微血管减压术发生切口并发症的风险因素


05
功能

血管.png

编译作者:胡柯嘉 李楠


摘要:

在过去的十年中,应用神经记录和调控技术治疗临床疾病急速发展。神经调控,作为原发性震颤和帕金森病的主要治疗方法,已扩展到治疗神经系统其它疾病和精神疾病。同时,原本用于脑血管疾病的血管内治疗方法,也正在成为输送刺激器到中枢神经系统和外周神经的微创技术,并已初步显示其安全性和有效性。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UTHealth McGovern医学院神经内科的James Z. Fan等通过文献复习,综述血管内神经记录和调控的历史、进展和在治疗神经系统疾病的应用状况。文章发表于2020年5月《Frontiers in Neuroscience》在线。


点击阅读全文:血管内神经记录和刺激的现状和未来


06
颅底和内镜

手术.png

编译作者:王斌 李欢


摘要:

由小于3cm的颅底小脑膜瘤引起的三叉神经痛可通过放射外科或手术切除治疗。放射外科虽微创,但症状缓解较慢;手术切除可较快解决疼痛症状。美国阿肯色州小石城阿肯色大学医学院神经外科的Mehdi Khani等回顾性分析经岩前入路手术切除引起三叉神经痛的小脑膜瘤,文章发表于2020年4月《World Neurosurgery》在线上。


点击阅读全文:手术切除伴三叉神经痛的颅底小脑膜瘤


07
颅脑和脊柱畸形

编译作者:胡柯嘉 江伟


摘要:

近年来,颈椎手术数量增加,同时患者对预期生活质量的要求不断上升,也增加了颈椎返修手术(cervical revision surgery,CRS)的数量;但有关返修手术研究的文献发表不多。之前的研究确定初次颈椎手术的适应证、手术技术和并发症。这些适用初次颈椎手术的原则,也是CRS的重要依据,但CRS的实施缺乏个体化的循证医学支持的证据。德国汉堡埃尔贝克的舍恩诊所神经外科的Luca Papavero等回顾性分析流行病学资料、首次手术类型、CRS手术技术和并发症以及术后疼痛和神经功能症状;结果发表于2020年1月《European Spine Journal》在线。


点击阅读全文:有关颈椎返修手术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