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申请投审稿用户
申请投审稿用户需要填写邮箱和上传个人简历

检测单侧型烟雾病的对侧颈内动脉末端内皮剪切应力预测病变的进展

2020-03-21 谢光斌 宋剑平

0

烟雾病的发病机制目前尚不清楚。

韩国国立首尔大学医院神经科的Woo-Jin Lee等以单侧型烟雾病患者为模型,分析健侧颈内动脉末端的内皮剪切应力参数与双侧病变进展的关系。结果发表于2019年12月的《Stroke》在线。


——摘自文章章节


【Ref: Lee WJ, et al. Stroke. 2020 Mar;51(3):775-783. doi: 10.1161/STROKEAHA.119.028117. Epub 2019 Dec 20.】


研究背景



烟雾病的发病机制目前尚不清楚。最近的几项研究表明,烟雾病患者存在血管壁重构失衡,而血管内皮细胞剪切应力(endothelial shear stress,ESS)在血管壁重构失衡过程中起重要的介导作用,ESS增高可能是改变血管壁重构的一个触发因子。韩国国立首尔大学医院神经科的Woo-Jin Lee等以单侧型烟雾病患者为模型,分析健侧颈内动脉末端的内皮剪切应力参数与双侧病变进展的关系。结果发表于2019年12月的《Stroke》在线。


研究方法



该项回顾性队列研究,纳入经脑血管造影诊断为单侧型烟雾病的患者,并进行常规MRI和MRA成像,随访1年以上。采用平均信号强度梯度(signal intensity gradients,SIG)、最大SIG和标准差(SIG SD)作为内皮剪切应力参数。上述参数选取颅脑MRI和MRA时间飞跃序列(TOF-MRA)的原始图像中,血管边界处的信号强度(图1)。对侧疾病进展指在MRI/MRA成像随访中,原正常侧出现新发的血管狭窄或闭塞,按动脉狭窄或闭塞MRA分期法,分期≥2期。(“分期法”参见:Houkin K,et al. Novel magnetic resonance angiography stage grading for moyamoya disease. Cerebrovasc Dis. 2005;20:347–354. doi: 10.1159/000087935)。

图1. 采用软件分析3D TOF-MRA图像中颈内动脉末端的床突上段、颈内动脉分叉部和大脑中动脉M1段周围的SIG值。
 

研究结果



研究共纳入146例患者,其中66例(45.2%)男性,80例(54.8%)女性;76例(52.1%)儿童。平均随访4.3±2.4年;43例(29.5%)患者出现对侧颈内动脉末端狭窄或闭塞。颈内动脉末端平均SIG、最大SIG及SIG SD测量数据见表1。

表1. 对侧颈内动脉末端发生与未发生狭窄患者SIG测量结果比较。

 
多变量分析显示,颈内动脉末端的SIG SD与烟雾病进展显著相关(OR=13.001;95% CI,1.764−95.794;P=0.012)。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ROC)分析示,颈内动脉末端SIG SD预测出现狭窄或闭塞的曲线下面积为0.803(95% CI,0.726−0.880;P<0.001)。
 

结论



综上所述,该研究发现,通过TOF-MRA测量的单侧型烟雾病患者对侧颈内动脉末端的SIG SD,可以反映血管内皮剪切应力的空间变异性,从而预测单侧型烟雾病患者的对侧是否发生烟雾病。研究结果亦可能有助于揭示烟雾病的发病机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