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密码
申请投审稿用户
申请投审稿用户需要填写邮箱和上传个人简历

《神外资讯》2019年鉴(Ⅴ):脑血管病诊疗进展

2020-01-31 郑锋

0

《神外资讯》2019年鉴(Ⅴ):脑血管病诊疗进展,欢迎观看、分享!


卷首语


脑血管病,泛指脑部血管的各种疾病,包括脑动脉粥样硬化、血栓形成、狭窄、闭塞、脑动脉炎、脑动脉损伤、脑动脉瘤、颅内血管畸形、脑动静脉瘘等,其共同特点是引起脑组织的缺血或出血性意外,导致患者的残疾或死亡。因致死致残率高,预后欠佳,故成为神经外科研究和治疗的热点及难点。


神外资讯精心整理了2019年脑血管病相关文献,以期回顾经典、展望未来,为神经外科脑血管病的诊疗提供更多的思路。

郑锋 副教授

福建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一、颅内动脉瘤

 1 

血流和炎症造成动脉壁重塑,形成颅内动脉瘤

编译 | 陈成伟


芬兰库奥皮奥大学医院神经外科的Juhana Frösen等撰写综述,阐述动脉瘤的形成和发展与血流量增加触发动脉壁内应力改变以及炎症介导重塑动脉壁密切相关,文章发表于2019年7月的《Neurosurgical Focus》上。作者认为,血流触发炎症反应,重塑动脉壁的局部结构,促使IA形成的启动和发展。其慢性炎症过程是药物治疗的假定靶点,可达到稳定颅内动脉瘤或防止颅内动脉瘤进一步发展。


 2 

颅内小动脉瘤破裂的危险因素

编译 | 李磊

日本神经外科学会未破裂脑动脉瘤(unruptured cerebral aneurysms,UCAs)小组和日本广岛大学生物医学及健康科学研究生院神经外科的Fusao Ikawa等统计小UCA和小破裂动脉瘤的实际数量以及分析小UCA破裂的危险因素,结果发表在2019年1月的《J Neurosurg》在线上。作者指出,虽然小动脉瘤的年破裂率较低,但实际破裂的数量及次数并不少。需要治疗的颅内小UCA的选择标准可能包括:SAH病史、未控制的高血压、动脉瘤位于ACoA和年轻患者。


 3 

CTA检测颅内动脉瘤增大的准确性研究

编译 | 马晓晔

美国南卡罗来纳医科大学神经科的Sami Al Kasab等评估神经放射科专家使用CTA识别未破裂颅内动脉瘤增大的准确性和评定者之间的可靠性,结果发表在2019年3月的《Journal of Neurointerventional Surgery》在线上。结果表明,当使用CTA评估动脉瘤时,准确识别动脉瘤增大的比率相对较低。


 4 

阿司匹林降低颅内动脉瘤栓塞后迟发性脑缺血的风险

编译 | 杨志荣

德国埃森市杜伊斯堡-埃森大学医院神经外科的Marvin Darkwah Oppong等研究抗血小板治疗对aSAH患者的影响,结果发表于2018年12月《Neurosurgery》在线。作者指出,规范化阿司匹林治疗可能对aSAH患者的DCI风险和预后产生积极影响,并且不增加临床出血的风险。此外,双重抗血小板治疗并不有利于DCI风险的控制,而且增加出血发生的可能性。


 5 

甘露醇增加动脉瘤术后发生慢性硬膜下血肿的风险

编译 | 李磊

韩国庆北国立大学医院神经外科的Jaechan Park等开展研究,以确定未破裂动脉瘤术中甘露醇的应用对预后的影响,结果发表于2019年4月《World Neurosurgery》在线。作者指出,未破裂动脉瘤经翼点或改良入路夹闭术时,停用甘露醇可减少术后CSDH的发生,也不增加手术难度或其它术后并发症。同时,高龄、男性和术中使用甘露醇为未破裂动脉瘤手术后发生CSDH的显著风险因素。


 6 

破裂前交通动脉瘤的高宽比是选择治疗方式的独立决定因素

编译 | 颜华

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医院神经外科的Marvin Darkwah Oppong等评估破裂前交通动脉瘤患者的人口学、临床以及放射学特征对治疗方式选择的影响,结果发表在2019年8月的《Clin Neurol Neurosurg》在线上。作者认为,动脉瘤高宽比是前交通动脉动脉瘤破裂治疗方法选择的可靠决定因素。除较大的占位性脑出血通常需要外科手术外,SAH患者的其它临床和影像学特征与治疗方式的选择无相关性。

 7 

早期CTP成像预测aSAH患者发生脑血管痉挛和DCI的风险

编译 | 汪耿夫

瑞士洛桑大学医院神经外科的Daniele Starnoni等研究CTP成像参数的早期改变与aSAH所致血管痉挛和DCI风险的关系,结果发表在2019年7月《World Neurosurgery》在线上。研究表明,CTP成像显示的脑灌注早期改变和高BNI分级与aSAH后发生DCI和血管痉挛的风险相关;两者联合的诊断效果更好,有助于采取有效的治疗措施。


 8  

血管内栓塞术治疗破裂脑动脉瘤后14天的病死率高于开颅夹闭术

编译 | Serena

荷兰乌特勒支大学医学中心神经内科和神经外科的Antti Lindgren等撰文报告2007年至2013年由欧洲、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22家三级医院参与的多中心协作研究,比较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aSAH)后血管内栓塞治疗与开颅夹闭术治疗破裂脑动脉瘤的预后,结果发表在2019年5月的《Neurosurgery》上。建议对aSAH患者需要充分考虑两种治疗的选择,而不是盲目的倾向性决定血管内介入治疗。


二、自发性脑出血


 1 

加快脑内出血合并脑室内积血患者的凝血块清除速度的方法


编译 | 杨志荣

德国哥廷根大学神经外科的Bogdan Iliev等设计将插入脑内血肿的导管同时置入脑室,结合rtPA溶化脑室内和脑内凝血块,快速引流清除血肿。结果发表在2019年10月的《Neurosurg Rev》在线。作者发现,插入脑内血肿的导管同时置入脑室,可以更快和更有效地清除脑内和脑室内的出血凝血块。其原因可能是脑脊液有协同纤维蛋白溶解和清除的作用。


 2 

CT平扫预测自发性脑出血清除术后的再出血


编译 | 马晓晔

日本冈山县仓敷市川崎医学院神经外科的Kenji Yagi等研究术前CT平扫的影像学标志预测自发性脑出血(spontaneous intracerebral hemorrhage,sICH)在内镜手术后的术后再出血,结果发表2019年4月的《World Neurosurgery》上。结果表明,术前CT平扫可见混合征是内镜清除sICH后发生术后再出血显著的预测因素。手术治疗有混合征sICH患者,应确认术野出血得到完全控制,并强化术后血压管理和仔细监测神经功能以及CT扫描。


 3 

依据入院后24小时内收缩压轨迹预测脑血管意外复发的风险


编译 | 刘盛鑫

韩国首尔国立大学盆唐医院神经内科脑血管中心的Beom Joon Kim等分析急性缺血性卒中(acute ischemic stroke,AIS)患者入院后24小时的收缩压(SBP)轨迹与复发性脑卒中的关系,文章发表在2018年8月的《Stroke》杂志上。研究表明,急性缺血性卒中后24小时内的收缩压变化可呈不同的轨迹,不同SBP轨迹组与卒中的特征和随后脑血管意外复发相关。


 4 

自发性脑出血患者预后不良的因素


编译 | 刘盛鑫

挪威特隆赫姆大学医院圣奥拉夫医院神经内科的Lise R. Øie等报告ICH患者功能预后、发生严重残疾或死亡的预测因子,文章发表在2018年10月的《Brain and Behavior》杂志上。研究显示,自发性脑出血患者的死亡率高,1/3以上的幸存者最终在3个月后严重残疾或死亡。严重残疾或死亡的预测因素有,口服抗血栓药物、ICH前有功能障碍、入院时GCS评分低、血肿体积大和脑室内血肿增大。


三、慢性硬模下血肿


 1 

CSDH钻孔后骨膜下引流与硬膜下引流疗效相当


编译 | 马晓晔

新加坡国立大学Yong Loo Lin医学院的John J. Y. Zhang等开展多中心回顾性队列研究,比较慢性硬膜下血肿(CSDH)钻孔后骨膜下引流与硬膜下引流的优劣之处,结果发表在2019年7月的《World Neurosurgery》在线。结果表明,CSDH颅骨钻孔后硬膜下引流与骨膜下引流的预后大致相当,引流类型不影响CSDH复发。


 2 

慢性硬膜下血肿术前停用阿司匹林的时间不影响疗效


编译 | 高闯

阿司匹林是常用的预防和治疗血栓性疾病的药物。对于长期服用阿司匹林而必需外科手术的患者,大多数临床指南建议停用该药5-7天后进行手术,以确保手术的安全。意大利费拉拉大学安娜医院神经外科的Alba Scerrati等回顾性分析3家医疗中心内服用小剂量阿司匹林的CSDH患者,在术前停用阿司匹林时间与手术预后、并发症以及死亡率的关系。文章发表在2019年6月《World Neurosurgery》在线上。结果表明,术前停用阿司匹林时间可能不是影响术后并发症、再出血以及预后的关键因素。


 3 

脑膜中动脉栓塞治疗难治性慢性硬膜下血肿


编译 | 杨志荣

慢性硬膜下血肿(CSDH)是常见的神经系统疾病。在65岁人群中,CSDH年发病率约58.1~80.1/百万人。部分患者对钻孔引流或开颅清除血肿治疗的效果不佳。日本广岛市公民医院神经外科的Yu Okuma等应用脑膜中动脉(MMA)栓塞术治疗CSDH,并进行中期随访。结果发表在2019年3月《World Neurosurgery》在线。研究表明,栓塞脑膜中动脉治疗顽固性CSDH患者安全、有效,未出现CSDH复发或再住院治疗。MMA栓塞术应作为难治性CSDH的首选治疗方法。